排球

苍生可逆 第115章 :虚生(下)

2019-10-12 22:49: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生可逆 第115章 :虚生(下)

此话一出,刚刚那些为王桢打起的老男人们顿时傻了眼,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前一刻还意气风发的王桢在下一刻居然变的如此低三下四,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完全没有给他们反应的时间啊。

不过,对于那些理解王桢的人们来説却是理所当然的,于是他们都捧腹大笑了起来。

可不要认为王桢之所以做出这一切是因为怕老婆,这可是他的一个计谋,因为只有把织梦的这个问题合理的转移到别的事情上去,这样才能分散大家的注意力,同时不至于让自己由于不知道该怎样回答那个问题而感到尴尬。如果在他们的那个社会有着心机婊这一个词汇的话,恐怕它绝对就是为王桢而量身定制的,不过这一diǎn除了少有几个极其了解王桢的人以外没有人知道的。

终于,这个困扰着王桢的问题就在大家一片的欢声笑语之中被掀了过去,虽然王桢知道这样的结局织梦是绝对不会接受的,可是没有办法,总不能在这个时候让大家都看自己的笑话吧

在日后接近一个月的时间内,王桢与织梦的生活还真就应了王桢的那句话:她敢!

……

日后的某一天,就在王桢从田里耕作归来之时,突然发现自家的院子里十分的欢闹,出于好奇他很快的便走进了屋子。刚刚进院就听到自己的爸爸在院子中高兴的説着“来,xiǎo光,快在叫一声爷爷听听!”原来,在王桢的孩子降世这段之间中,王桢的父亲王长河就不再下地耕作了,用他的话来説,田地里的活计王桢一个人搞定完全不是问题,自己又何必在那里浪费时间呢,于是他就在家里做一名专职爷爷,xiǎo光,正是王桢儿子的xiǎo名,至于孩子的大名则由于几人一直协商不来,所以至今还未定下。然而那几人,其实也就是王桢的爸爸和妈妈两人而已,王桢和织梦在孩子取名字这个问题之上倒不是没有意见,只是因为王桢父母二人的竞争实在太激烈了,使得他们两个完全插不上话而已。

“去去,一边去。”这时,龚霞从自己的丈夫手中接过了孙子,随后满脸笑容的説道“xiǎo光,我们不叫爷爷,来来来,叫奶奶,叫奶奶好不好!叫奶奶有糖吃呦!”説着,还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了一颗糖来诱惑自己怀抱中的xiǎo孙子。

这一下王长河可就不乐意啦,一副受了多大委屈的样子説道“不是有你这样的吗,刚刚孙子不是叫过奶奶了吗,你怎么还让他叫,现在xiǎo光没准不想叫你,只想叫爷爷呢!”一边説就要动手去把xiǎo光从自己老婆的手中抢过来。

自从有了这个孩子以后,这老两口在一起就总是因为他的原因而吵闹一下,具体争论的原因也不大,不是因为谁多抱了一会儿,就是因为那个多亲了一口。总而言之吧,就是自从xiǎo光降世以来他们家就没有消停过。

对于这个情况,王桢和织梦都是很无奈的,可是出于种种原因他们又不好説些什么,于是也只得从中间调和,当然他们自然也知道二老并不是真的吵架而已,他们清楚的知道两位老人的一个愿望,那就是谁先被xiǎo孙子第一个叫到,也就是xiǎo光到底是学会叫爷爷,还是先学会叫奶奶。

“什么呀,刚刚那也算,呜呜囔囔的,xiǎo光没有发挥好,既然要比我就绝对要让你输得心服口服,绝对让xiǎo光清脆的叫一声奶奶出来。”説着,龚霞不理会王长河的説法,继续用手中的糖果来诱惑自己的xiǎo孙子。

王桢此时已经站在了院子之中,不过除了他的妻子织梦以外,那二位老者并没有发现,因为他们的精力完全集中在了xiǎo光的身上。他一边看着在那里喋喋不休的父母,一边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xiǎo光,看他那xiǎo脑袋在左右的摇摆,漆黑发亮的大眼睛一直在滴溜溜的转动着,这种样子远远的看上去煞是可爱。

织梦躲过争吵的两位老人,轻轻的走到了王桢的身边,伸手擦拭掉了王桢额头上的汗水。

见此情况,王桢一把拉住了织梦的那只手,虽然自大织梦进门以后,家里的家务就被她全部包圆了,可是直到今天,织梦的皮肤依旧是那样的白净顺滑,包括她的双手也依旧如同羊脂玉一般的感觉,完全看不出来这是一个整天忙于各种家务的居家妈妈,可以説她给人更多的感觉是亭亭玉立、不如凡尘的大xiǎo姐。

在王桢的眼中,织梦更是全天下最美的女子,因为面前的这个女子,就是全天下之中他最爱的。

拉着织梦的手,低头轻轻的在上面吻了一下,随后略带抱怨的説道“哎,我这对爸妈啊,有了孙子就不要儿子了,真是的!”

织梦闻言轻声一笑,没好气抽回了自己的手臂随后説道“有你这么当父亲的吗?连自己儿子的醋都吃!”

“啊?吃醋,你知道我不爱吃酸的啊,更不要説是酸中的代表产物醋了!”我这故作疑惑的説道。

可是他的这些xiǎo把戏又怎么会骗得过织梦,只见织梦白了王桢一眼,随后转身就走进屋子。

对此,王桢无奈的一笑,直待她走远以后才xiǎo声的嘀咕道“我这老婆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看来真得找个时间教训教训他了。”就当王桢还在这边傻傻的意淫之时,他的父母那边再次热闹了起来。

“你听你听,xiǎo光又开口了,是不是在叫爷爷!”王长河激动的説着,似乎xiǎo光在刚刚真的叫了他爷爷一样。

龚霞哪里会遂他的心愿,于是故意唱反调到“你想的太多了,以至于产生幻听了,xiǎo光哪里叫你了,人家分明是在叫奶奶。”説着还高兴的拍了拍xiǎo光,满脸笑意的继续説道“对不对xiǎo光,你刚刚是不是在叫奶奶!”

“我勒个去,这老两口还真是没完没了了!”説着王桢便走了过去,他其实也很好奇,自己的儿子到底会最先叫出谁呢?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怎么坐车
南京新协和医院看病贵不贵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坐车怎么去
南京新协和医院效果如何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