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剑道师祖 第六百八十三章意外的变局

2020-01-16 22:44: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剑道师祖 第六百八十三章意外的变局

这只夜枭已经跟随嵇少安很久了,从他远赴北域的那一天起这只独脚的鸟儿就一直跟着他。

嵇少安一直觉得自己是狼,而夜枭则是狈,两个人的组合恰好是狼狈为奸。

狼的阴狠,狈的狡猾都在他们身上一览无余。

这只夜枭为他立下过很多功劳,包括这一次的计中计,这只独脚的鸟儿总是能为他锦上添花。

可惜狼终究是狼,狈也终究只是狈,在金翅鹏鸟的铁爪钢牙之下狈是无法存活的。

狼也只能看着空中掉落下来的,沾染了鲜血的羽毛,看着它已经裂开的尸体。

夜枭的身体已经裂开,但肢体还没有分离,它忽然面目一狞,硬生生折断自己左边的翅膀,又将右面的翅膀也折了一半。

它以如此残忍的方式挣脱了金翅鹏鸟那金箍般的利爪,然后便直直坠落了下去。

金翅鹏鸟显然想不到这只猎物竟会对自己如此残忍,竟没有再对它痛下杀手。

嵇少安身形一闪接住坠落下来的夜枭,再看向陆鸿时眼神已经冷冽了许多。

“就算你有鹏鸟,我还是能杀了你,然后全身而退”,

平淡的话语中已透出怒气和杀意,但谁都看得出他并不是在虚张声势。

因为他有“滴血不沾,毫发不留”的咒术,陆鸿哪怕仅仅是被擦破了一点皮也会被他杀死。

嵇少安本就是出了名的杀手和快剑手,即便有金翅鹏鸟在侧想要完全防住他的杀招也不容易。

而想要杀他无疑更是难如登天。

陆鸿道:“你杀不了我,也无法全身而退”,

他的话同样平淡,同样自信。

嵇少安邪笑一声,左手灵气加催,弯曲的剑锋居然加长了几分,道道黑色的气息在剑锋上游走,仿佛毒蛇过境,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寒意油然而起,所有人都嗅到了一种十分危险的气息。

黑色的剑芒吞吐,他的人,他的剑都在一瞬之间变得无比锐气逼人。

陆鸿体内的灵气也如波涛般汹涌起伏,力量不断加催,云麓剑上的剑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着。

金翅鹏鸟身上的神光也变得无比绚烂。

这一次,无论谁的剑出都势必有人死伤,也许是嵇少安的剑刺穿陆鸿的喉咙,也许是陆鸿的剑气贯穿嵇少安的身体,也许是金翅鹏鸟将嵇少安撕成碎片......总之,一定会有人流血。

“轰隆”,

谁知就在这时远方忽然传来一声轰鸣,仿佛石破天惊,地裂山摧,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天地,陆鸿和嵇少安的剑气竟而微微一震。

“嗯?”,

两人同时回头,只看见西面,万尸大阵的方向尸气骤然狂涌,如汹涌澎湃的大浪在空中翻卷。

奇怪的是那浓烈到极致,可怕到极致的尸气却不是向这里传荡,而是将万尸大阵完全封死,阵眼关闭,大阵闭合,连一丝缝隙也没有留。

而那惊天动地的响声正是从万尸大阵中传来的,似有凶魔恶物在内中猛烈轰击着这座大阵。

“砰”,

“轰隆”,

方才只是第一声,那轰击已足够可怕,拳势并没有透出万尸大阵,但万尸大阵外的的两座大山却已经被震得千疮百孔。

这样可怕的一拳却不是结束,而是开始,一声声惊天动地的声响传来,万尸大阵剧烈晃动,陆鸿看到,连他脚下的屋顶也在轻轻晃动。

两人的剑气都已收敛,他看见一直云淡风轻的嵇少安这时居然变了脸上。

他脸上竟露出了凝重之色,仿佛在担心着什么。

“那里是万尸大阵”,

陆鸿道。

嵇少安不答,只是静静看着万尸大阵的方向。

看得出,他有些紧张。

陆鸿道:“李归阳,盖文泉两位前辈已经入阵,肢鬼也在阵中”,

“但这动静一定是肢鬼的手笔”,

李归阳用刀,盖文泉使剑,他们是不会用拳头轰击这万尸大阵的。

嵇少安嗤笑一声,仍是不答。

陆鸿又道:“这万尸大阵是魔师布下的,为了这个阵法,他不惜亲自前往白骨山,野狗岭和尸魔许历打交道,虽然不知道他们做的是何种交易,但想来魔师付出的代价一定不小”,

“封魔台也是魔师打开的”,

“我本以为魔师来到此地,为的就是放出肢鬼,但现在看来似乎不是,他关闭了万尸大阵,想要把肢鬼困在其中”,

他面露冷色,道:“财神阁究竟想要做什么?”,

如果他本就要困住肢鬼,又何必费心劳神将他放出封魔台。

如果他决意要放出肢鬼,又为何在这个时候关闭了万尸大阵?

他能想到的唯一答案就是魔师想要的既不是放出肢鬼,也不是困住肢鬼,而是要收伏肢鬼。

只有收伏这个八千年前祸乱尘世的元凶他这一趟来的才值得。

但收伏肢鬼是何等的妄想?当年的道邪及昆仑,南海等隐世仙宗的人都没能做到,魔师何等何能敢有此等妄想?

就算肢鬼只恢复了五成功力也绝不是任何人可以收伏的。

嵇少安轻瞥了一眼陆鸿,笑道:“你倒敏锐,一眼就能看出其中关窍”,

“可惜,你永远也想不到,这次我们所要做的事是何等的精妙,何等的伟大?”,

他忽然哈哈大笑,笑的那么得意,那么放肆。

远方,那可怕的轰鸣声已渐渐小了下来,在刚才那一波可怕的攻势下万尸大阵看似岌岌可危,但却始终没有崩溃,那狂风暴雨般的攻势却渐渐息了下来。

浓郁的尸气已经修补好受到损坏的万尸大阵,大阵之下,群棺之中,那一袭白衣浑身都散发着让人战栗的气息。

只是他的力量已经衰弱了,此地灵气不足,他本就只恢复不到五成的功力,连番大战,此时更是锐减到不足三成。

他的拳头上有斑驳的血迹,浮在他头顶上的那只魔骨之手虽然无恙,但气势也已不如方才了。

“魔师”,

他只有眼白的瞳孔看向上方的那个身影。

隐在尸气中的那个身影负手而立,袍角轻扬,浑身上下都笼罩着一种神秘感。

他的人也好像是雾气一般,与这里的尸气几乎融为了一体。

“你在这里,不会太久的”,

他留下一语,随即衣衫一动便即离去。

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医院怎么样
上虞市中医院怎么样
河北哪的医院治癫痫病最好
临沂治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雅安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