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龙舞戮尊 第455章 懂了

2019-10-12 21:31: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舞戮尊 第455章 懂了

“是吗?”萧兮只觉着嘴巴苦苦的,却说不出话来,正待互相,忽然一句话跳了出来,萧兮脑袋瞬间一阵嗡鸣。

最后最大的变化除了天阳国少了我家小姐,世界上再没有白家传人以及控心者之外,竟然只剩下你入魔的事情,许多人都看得出来。

他成魔是不争的事实,算是最大的变化,可是对这个世界产生改变的变化,真的是只有他吗??

白羽……白家最后传人,控心者一脉。

白家,竟然已经全部灭亡,控心者,从某种意义上竟然也失传了?这些,真的只是因为他,所出现的场面吗?

心中的疑虑越来越重,可无论怎么想,都只隐隐能感觉到一丝不对,究竟如何,也只能摇头苦叹。

“为什么?”萧兮忽然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

“为什么?你是说小姐为什么要救你吗?这个答案,我知道,你也知道,何必再问。”

话了,还不忘补充一句“毕竟女人的行为,总是充满了不可理喻,不是吗?”

女人的行为,总是充满了不可理喻吗?萧兮的目光不自觉的瞥了瞥外面那个身影,深深地点了点头,这一点还是很有感触的。

“你就打算一直在这里做下去吗?”萧兮忽然换了话题。

“看样子,长老是不打算给我分配其他任务了。”紫夏苦笑了一下,虽然身为女子,但是好说也是高级修者,完全可以参展的,更何况经历了白羽的事后,她的心情恐怕也不怎么好,本意上,还是比较倾向上阵杀敌的。

“恩,这个我得找前辈说道说道。”萧兮点了点头,紫夏刚惊喜的抬起头有点感激的看着萧兮,就见萧兮晃晃悠悠的往窗外边走,一边还嘟囔着“好说也是都城,万一被打进来了不是一样不安全吗?到时候还是得动手,太不周全了!”

“萧兮!!”紫夏怒吼,拿着手中的杯子就朝着萧兮砸了过去。

“哎哟。”萧兮十分猥琐的一缩头接住了杯子给放在了桌子上,小声嘟囔两句吓死我了。

完了,萧兮潇洒的一转身靠在了门槛上“这就对了,知道叫我名字了,恩恩,表情也丰富了,我跟你说你刚才那知性女人的模样真的是怎么看怎么不习惯哎哎哎别抄杯子啊这可都是花钱的,咳咳,好吧不逗你。[看本书请到]”

萧兮忽然正色“我知道失去挚爱的感觉,我不想让狼秋也经历一次,你……也不要让狼秋为难啊s;!”

萧兮说完推门离开,留下紫夏愣在原地,不知在想些什么。

“怎么样了?”薛荷在屋顶上和萧兮打着招呼。

“什么怎么样?”萧兮装傻。

薛荷就算知道萧兮有装傻成分,也依然不得不认真对待,没办法,谁让这是萧兮呢。

“算了。”薛荷从屋顶上跳了下来,抓住萧兮的手,几乎缓缓前行。

“你知道白羽最后被追封为什么了吗?”薛荷还没等萧兮回答直接自问自答了“是天阳大将军哦,天阳国武将职衔中最高等级了。”

萧兮不语,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薛荷,想看看这丫头能说出什么样的话来。

“白羽因为是白家后裔

,遭遇那一场灭族之灾之后,便一直十分低调,可在这一次,她的名字被整个大陆的人铭记,因为她的存在,才没有让妖族完成对双方大陆的封锁线,否则战况怕是比现在惨烈百倍,最先编撰的史书中,白羽的名字也成为了其中的一部分,托她的福,现在整个大陆才能控制住局面,虽然她离开了,不过她所做的事情,让她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哦。”

这丫头……

萧兮哭笑不得,道“行了,这套说辞写作文用用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还要你这样哄,我有分寸的。”萧兮摸了摸薛荷的头,看向远方。

“我要去个地方,要跟我一起去吗?”萧兮伸出一只手,问。

“你已经要开始动作了么?”薛荷有些弱弱的道,语气里满是不情愿。

“还没有,打算将这件事处理完,再开始继续。”萧兮道。

“恩。”薛荷将手打在了萧兮递出的手上,无论是出于私情还是出于公理,她都不想也不能离开萧兮半步。

萧兮嘴角一条,似笑非笑,两人腾空而起,却是朝着天阳不远处的一个方向前进,不多时,已经到了地方。

四面青山绿水环绕,景色优美怡人,而一座造型与环境十分搭配的建筑出现在了视野当中。

两人没有走门,直接从空中飞了过去,薛荷倒是留意的看了一眼门上牌匾的刻字,心中顿时一阵了然。

龙泉山庄。

龙泉山庄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本来为了让白羽小时候能够玩得开,所以建设的也极具风格,两人一路飞进,到了内院,萧兮终于拉着薛荷降了下来。

步入苑中,薛荷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片白雪皑皑的小池塘,池塘上的假山在与雪交相辉映的照射下,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一种雅意。

萧兮和薛荷踏雪而行,虽然已经极力控制但还是发出了些许的声响,也或许声响无论存在与否,那人都早已察觉到了他们。

“这幅雪池冰山图,是小羽最喜欢的场景,一声所画所临所摹,无不显示从此景联系进而衍生展开。”若玄慢悠悠的道。

萧兮停在耳中,滋味莫名,为话,更多的,是因为若玄。

若玄的声音,语调,语气,全都变了,和以前的仙风道骨精神瞿烁不一样,多了一种萧瑟寂寞的味道。

小羽的死对他的打击,真的很大。

萧兮不语,缓缓走向前,近了,这才看见若玄面前架着一只画板,只因若玄所用的一切都是水晶所制,无色透明,方才未曾看清。

“啪。”若玄放下了手中的狼毫,捋着胡子看着面前的雪池冰山图,叹息道“那种潇洒自如的意境,便是我也学不出来啊。”

萧兮看着面前的画,想要开口,却摇了摇头,他实在说不出来,若玄的画在萧兮看来,已经是充满了仙风道骨,潇洒自如的一种境界,就算放出去,也绝对少有人能及,就萧兮所知,除了儒梦斋以及仙门之中的音奕殿这俩专门搞艺术的之外,他真不知道有多少人能画出来。

可这样,还不够?

若玄虽为看萧兮,可已经明白萧兮的疑惑,一挥手,一张画卷突然出现空中,在萧兮面前展开。

只一眼,就已经分出了高下。

如果说若玄的仙风道骨乃是修道者自身的气质,那么白羽画中的仙气缭绕便是真正的仙神所发,这般气质,绝非普通人可为。

“你来试一试吧。”若玄将画笔交到了萧兮的手上,自己自顾自的离开了。

萧兮看了一眼薛荷,点了点头后,右手轻抬,想要动笔,才发现这也不是普通的狼毫,晶狼毫,以功力驱动之。

萧兮如今虽然拥有三种模式,可一种人一种妖一种魔,想要运用着看起来就非凡品的晶狼毫,连他自己都感觉十分的不搭。

萧兮闭目凝神良久,无属性的功法之中调动出了一些无属性的功力进入了晶狼毫之中,晶狼毫顿时散发出淡淡的光芒,可只是如此,甚至连刚才若玄动笔时所散发的光芒都不如,更别说像白羽那样画出如此仙气缭绕的意境了。

可在晶狼毫没有任何反常之后,萧兮竟然闭上了眼睛,好像浑然不知此刻晶狼毫的淡然无光,再次睁开眼睛看着一切,右手轻提开始作画。

薛荷也不催他,只是认真看着萧兮认真作画,时而皱眉的面颊,不觉有些痴迷。

一直以来都知道萧兮的面貌虽然只是有些小帅,但真的属于看久了很有味道的那种,可惜极少有机会这样观看,总是匆匆见面就要离别,这样的机会不可多得,此时一看,薛荷笑了。

如夏日清荷,淡雅芬芳,冰天雪地之中,好像多了一丝暖意s;。

萧兮握着手中素色的晶狼毫,看着面前素色的天地,画着面前素色的画,只觉心中一片淡然之意浮现,淡雅的笑不自觉淡雅也出现在了面颊上。

好像完全融入了画中,一笔一墨画的仿佛不是面前的画,而是道,道法盎然浑然天成,醇厚的道意,道情,让人有融入画中世界一般的错觉。

一笔一画,一点一墨,一幅画毕,天色竟已经泛黄,天边的暮色透着云层传来,照射在那雪池冰山上,隐隐的,一抹契合与灵感浮现在脑海中,萧兮愣了片刻,赶忙摇了摇头,现在,还不行。

将笔放好,想要试着将整个画板收起,这才发现竟根本是固定在地上的,心中了然。

默默了一眼雪池冰山,萧兮回过头,对着龙泉山庄内,恭敬的鞠躬作揖。

回首,紧握住薛荷的手,腾空而去。

出了龙泉山庄,薛荷这才开口,问“怎么?”

“我懂了。”萧兮只以此回话,目光之中,多了一丝以往不曾见过的清澈雅致。

...

孝感男科
德阳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泸州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孝感男科医院
东营好的性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