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骑士的愉悦征途 第一百四十四章 凯旋式(下)

2020-02-14 17:16: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骑士的愉悦征途 第一百四十四章 凯旋式(下)

就在国王港外的凯旋式还在轰轰烈烈的上演着的时候,东城区的街头巷尾也在为了这场盛大的典礼而欢天喜地的庆祝着。

装满了一只只大酒桶的葡萄酒,堆砌如山一样高的干奶酪,盛满了篮子的黑面包……全部都被放置在马车上,挂着王家或者教会的旗帜,从马尔凯鲁斯山丘上的王宫中鱼贯而出,涌入了整个都城所有的大街小巷――整个都灵城都在这场庆典中沸腾了!

度过了整整一个艰难冬季的都灵城,在这一刻全部都在欢庆着尊贵的贺拉斯陛下的慷慨与仁慈,享受着这一场无与伦比的盛大宴会。

早在前一天晚上,从都灵城外各个葡萄园或者酒窖中运来的廉价葡萄酒,甚至都堆满了所有能够找到的桌子,清香怡人的味道似乎掩盖了整个城市所有的污浊,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那淡淡的酸甜气息。

而在大街小巷,贫民窟与济困所中的流浪汉和酒鬼们,一边高呼着“贺拉斯陛下万岁!”一边将一辆辆装满了食物的马车簇拥着围了起来,拼命将双手举高。站在马车上大声呵斥着,而后将马车车厢里的黑面包和干奶酪一个接着一个扔了出去,被一双双满是污垢双手死死的抱在怀中。

疯狂而又欢呼雀跃的“宴会”就这样在整个东城区上演着,抱着怀中的食物,大口大口喝着平日绝对喝不到的葡萄酒,就连往日中最讨人厌的酒鬼似乎也变得对王国无比的忠诚,蹲在墙角喝下一口王国万岁,而后吃下一块吾王永昌

而后在另外一些街区,往日里曾经无比吝啬的多米尼克商人们,也在自家的店铺门外摆满了一张张长桌,邀请所有往日的客人们来共同庆祝这场都灵人的庆典――虽然也只是非常简单的食物,但却胜在分量十足。

这些狡猾的多米尼克商人们很快就发现了在这场凯旋式中所蕴含的的种种机会,并且将自己真正融入到都灵人当中去――同时也是推销自家店铺的最佳时机,彻底陶醉在这场欢乐中的都灵人。肯定不会在意那些食物究竟是来自多米尼克还是本地的土产。

仅仅是一些便宜的食物和酒水,就能够让他们在这个欢乐的日子里轻易的赢得都灵人的好感,简直是一笔划算的不能再划算的买卖。

连多米尼克商人们能够注意到这点,光辉十字教会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隶属于各个城区的教堂纷纷打开了大门。而光辉十字圣堂的教士们也在这个隆重的日子里走上街头,为平日里连教堂都去不了的穷人们主持祈祷仪式,慷慨的欢迎那些“罪孽深重”的信徒们在教堂内忏悔,而后捐赠一大笔赎罪金。

“这还真是……令人无比感动的场景啊!”长矛街的酒馆里,坐在餐桌旁的银发巫师马可.塔斯克一边喝着随身带来的葡萄酒。一边嬉笑着朝门外那热火朝天的场面观望着。

虽然到处都有分发免费饮料的马车,但是一向“热爱生活”的马可自然对那些酸葡萄酒看不上眼,甚至连尝一口的意思都欠奉。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参与到这场好像闹剧般的庆典中,尤其是当某个小教士执意要来的时候。

即便是在这样热闹的节日,依然还是有些东城区的街道没能够享受到王室慷慨的馈赠,比如说……满是贫民窟的长矛街,这里的居民们很多连都城公民的身份都没有。

在得知这件事之后,小教士韦伯.亚历山大便向安森王子告退――他现在已经“荣升”王子殿下的私人教士了。仅仅是感慨了几句之后,十分慷慨的安森便命令仆人们为长矛街的穷人准备了整整一辆马车的食物。

而当孤身一人的小教士和几名王宫侍卫来到长矛街的时候,迎接他的同样是一片热烈的欢呼声。手忙脚乱的韦伯只好一边大声念着祷词,一边将竹篓里的面包和干奶酪发给一拥而上的长矛街平民,虽然看他们的样子并没有多少听完祷词的兴趣。

在这段日子里,韦伯.亚历山大几乎成为了半个东城区的传奇――几乎没有几个街区的人们没听说过这么一位年轻的小教士,孤身一人在那些贫民窟和棚户之间传播光辉十字的教义,为穷人们祷告,甚至就连许多黑帮首领也被“感化”了。

当然,这些黑帮头子们大多也是在血旗兄弟会的手弩和短刀威逼下,从头到尾“幡然悔悟”,成了小教士的忠实信徒和拥趸。

“……抱歉。多耽误了些时间。”一直快到中午的时候,聚拢的信徒们才渐渐散去,满脸大汗的小教士韦伯才微微喘气,表情有些复杂的坐在了马可的面前。

虽然对这个不信神的“伪信徒”半点好感都没有。但韦伯很清楚如果没有对方一直以来的保护,自己恐怕早就横尸街头了;更不用说也只有这个家伙,随时随地都能够弄到爱德华的情报――而这也是小教士唯一能够找到的人了。

“不用着急,我们可以先喝一杯。”马可倒是一丁点儿也不着急,将自己的杯子倒上了满满一杯的葡萄酒:“哦……抱歉,我忘了像您这样虔诚的教士是不喝酒的。”

“我只想知道。爱德华现在究竟怎么样了?”韦伯面色焦急的看着银发巫师:“安森殿下只肯告诉我爱德华没有在这次的凯旋仪式名单里面――或许他只知道这些,那他现在在那里?!”

“爱德华?您似乎忘记了加上些许的修饰。”美美的舔了舔嘴唇上的酒渍,马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或许我们现在都应该称呼他为‘爱德华.威特伍德子爵’了!”

“子爵?”小教士一愣,随即露出了相当兴奋的笑容:“你、你是说爱德华他还活着,而且……”

“没错,他现在已经是号角堡的领主了,而且恐怕已经到了海牙港,准备迎娶他期待已久的新娘――可爱而又备受瞩目的艾伦.克温小姐!”

说完,马可就慢慢低下了头,不再去看一脸惊喜为朋友而高兴的韦伯.亚历山大小教士,一张泛黄的羊皮纸,将他那双狡猾的眼睛完全吸引住了。

“奥托维克金库……恐怕这也是您不愿意着急忙忙回到都灵城的原因之一吧,我尊敬的爱德华.威特伍德大人?”轻轻放下酒杯,马可的脸上露出了无比玩味的笑意:“您真是能够给别人带来点儿意外惊喜呢――看来恐怕现在还不是璨星城的故事落下帷幕的时候。”

贝里昂公爵返回都灵城,爱德华.威特伍德敕封号角堡领主,凯旋式还有纷乱的璨星城……整个都灵似乎都步入多事之秋。

不过送回这个情报的人……马可挑了挑眉毛前后翻看了一下,除了这么一个讯息之外居然什么都没有――仅仅是告诉自己爱德华将金库洗劫一空,至于有多少东西,准备运送到什么地方都没有写下来,称得上是极其简略了。

是为了避免被发现吗?还是说写这封信的血旗兄弟会成员,他也不知道这些黄金会被运送到什么地方呢?仅仅是稍微多想了一下,马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看来自己对血旗兄弟会的控制力,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完美。

“希望只是疏漏了……千万别让我失望啊。”马可忍不住感慨了一声:“相较于爱德华大人,我可是更加无法接受‘背叛’这种令人非常不愉快的事情呢!”未完待续。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