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萌娘星纪 第238章 整治军营

2019-10-12 20:17: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萌娘星纪 第238章 整治军营

因为锁鼻术的缘故,陈默此时也没有化神境神威般的气息,四名官兵打量了片刻,见到陈默似乎是气血饱满的武者,不算什么威胁,于是动起了心思。

两名官兵起身,握着佩刀朝陈默走来。

旁边正在用餐的食客见此纷纷逃到一边,望着念幽摇头叹息起来。

“念幽,这鱼好不好吃?”陈默置若罔闻,依旧笑意吟吟喂着念幽。

“没哥哥做得好吃。”念幽眨了眨眼。

“小子!”

突然,粗暴的声音打断了温馨的画面。

两个士兵武者走到桌前,表情凶神恶煞。

“两位有什么事吗?”陈默笑着问。

“看你不是本地人吧,最近南疆内乱,我们怀疑你可能是南疆探子,现在跟我们走一趟。”一个官兵厉声喝道。

“这个女孩先交给我。”

“在下还有要事在身,两位可担当不起。”陈默夹了口鲜嫩的鱼肉兀自品尝。

这个动作近乎挑衅,两个人大怒。

“好大胆子!”

“你这是找死。”

“听闻江巢有些官兵喜欢女童,尤其谄上欺下,看来传闻不假啊。”陈默平淡的笑了一下。“两位要是看上我的妹妹直说好了。”

“识相点就拱手奉上,免得吃皮肉之苦。”官兵冷笑道,他们几个在江巢也是作威作福惯了,对气血武者也是一屑不顾。

另一桌那个看上去一重小雷劫的修士眼神露出一点耻笑,看着好戏。

两位士兵粗暴的动起手来,一人执刀砍了下去,另一个则是去抢念幽。

陈默屈指一弹,铿锵一声,佩刀应声截断,产生的冲击就将那个士兵摔飞了出去,另一个士兵还没有抓住念幽,眼前一花,那把断裂的刀刃就插进了他的大腿根,痛的他打滚在地。

那小雷劫修士和另一个官兵猛地从座位上站起,虎视眈眈瞪着陈默。

“居然敢对我们镇南营出手,今个,你也别想活了。”一重小雷劫修士运转法力,顿时酒楼里威严如岳,空气都凝固了,所有人都不敢喘气。

“明明是他们想窥探我妹妹,我若是告到镇南营大将军那,你们几位也没命了吧。”陈默平静的说。

修士哈哈大笑:“我乃是镇南营昭武校尉,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告我?”

“只是个昭武校尉就无法无天了,看来这镇南营要好好整理才行。”陈默眯起眼睛,语气露出杀意。

那名昭武校尉怒极反笑,区区气血饱满武者螳螂挡车不自量力,整个镇南营风气如此,别说是个武者,便是朝廷大将军来了都无可奈何。“老子就要在你眼前玩你妹妹,看你怎么样!”校尉露出丑陋的狞笑,空气中寒光无数,飞剑毕现。

所有人惊的躲在桌子底下。

陈默杀心以起,也不再收敛气息,神念顿时放了出来,化神境的神念便朝着几个官兵罩去,强大的神念便如五岳巨山一般,飞剑在陈默的神念下发出颤抖的哀鸣,顿时校尉几人面如死灰,惊骇无比。

“不可能,化神境!!”

对付这几个人渣官兵,陈默也不费吹灰之力,神念一动中便刺穿了几人神魂,让他们差点形神俱灭,一个个失禁,吓得魂飞魄散瘫痪在地。

“小二,给我找一匹马来,将这几个人捆上,我要送上一份见面礼给余怀正大将军!”陈默轻轻一笑。

周围的民众目瞪口呆,半天后,那小二才战战兢兢的过来。“这位修士前辈,那镇南营可不是这么好闯的,你虽然抓了他们,他们可会报复你的。”虽然陈默有化神境,但要对付大重王朝八大营里的第二镇南营也不可能。

小二也是好心提醒他不要逞能,别说是化神境修士,便是知命境修士都不会贸然和镇南营为敌。亵玩女童又如何?镇南营镇守南疆几十年,早以腐坏不堪,余怀正大将军早知道此事,但为了士气着想都是睁一只闭只眼上,这个返虚期大将军在江巢城名声也不怎么样,当年灭掉江巢一个门派也有他的功劳,所谓上行下效是也。

“报复?我奉陛下命令来南疆入职讨伐南疆大将军,我就让他们来报复!

!”

陈默冷笑。

众人一惊。

讨伐南疆大将军?

“你是长安府殿下!”

神武举白衣探花调入南疆的事情,江巢城也有些传闻了,对于这个长安君的殿下,江巢城传闻并不好,或许官官相护又或者出身豪族,一个年轻的殿下免不了要惹尽风流,在南疆这个幼女出嫁成风的地带,这个殿下没有任何心思谁都不信。

此时亲眼看到陈默拿下几个官兵发出豪言壮语,众人都震惊了。

小二很快找了一匹枣红大马,陈默将他们用绳索困住牵在马后便在大街上行走,街巷上的民众武者于是看到这么一个场景,几个穿着镇南营军服的士兵像囚犯一样跌跌撞撞,这几个士兵是江巢城有名的恶霸,干过不少令人发指的事情,江巢的人也恨透了他们。

一时之间满城拍手称快。

江巢郊外

十里军营,旌旗连绵。

陈默骑着一匹枣红大马远远看到镇南营,大重王朝八大营各个血气冲霄,魑魅魍魉都得退避,无不显示军队的实力。但镇南营里,陈默感受不到丝毫沸腾的血气,反而南疆那种湿热的气候带来的懒散特别明显,只看到一些士兵无精打采驻守,听不到演武场操练的声音。

听姐姐说过,大重王朝‘天南地北四方大捷’的八字营中,南字营是太祖皇帝打造所以实力很强,但自从太祖皇帝驾崩后就一蹶不振,南疆的环境又较为恶劣,毒虫毒蚁数不胜数,即使气血九转的武者都吃不消,所以镇南营也很消极。

这样的军队要想攻陷南疆便是天大的笑话。

懒散的武者终于在陈默离镇南营两百米时发现了他,当看到马后面哀嚎的几个官兵时,守卫也是大惊失色,军营很快响起了号角,然后营帐中涌出众多士兵,几十道剑光也相继飞出军营。

反应速度倒是很迅速,还留有一些太祖皇帝的底子,陈默暗暗评价。

瞬间,几百名士兵就将陈默围得水泄不通,天空几十个小雷劫修士也是御剑待发。

一名青衣青年看了一眼那个被抓的校尉,目光微微一动,喝道:“大胆贼子,居然敢虐待我军营士兵,还不放人!”

“杀杀!!”

“杀杀!!”

士兵们大声叫喝,血气旺盛了不少。

“在下奉陛下诏命前来任职,你们这是想造反吗?”陈默随手一挥,一道军符打了出去。

那名青衣男子接过军符,赫然是唐皇此次对陈默的诏命,登时大吃一惊,急忙落下飞剑,其他修士不敢怠慢也下了飞剑,那些士兵面面相窥,见到都督都半跪着,也赶忙半跪在地。

“参见默殿下!”

“卑职不知殿下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青衣男子恭敬的说道。

这个男子比起其他萎靡不振的士兵来说精气神都非常旺盛,身上气息也很饱满,看得出并没有荒废自己的修道一途,刚才他看那几个校尉时目光闪过一道厌恶,陈默猜测他应该不像其他人那样有恋童的样子,便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飞鸣,镇南营校尉。”

“身后这几个人可是镇南营的官兵?”陈默冷冷问道。

飞鸣看了一眼,厌恶说道:“正是本营应校尉和几个士兵。”

“很好,他们试图强抢我妹妹,身为军官败坏法纪,罪加一等,将他们带到广场上去,我要亲自处置他们。”陈默声色俱厉。

“将军,饶命啊。”

“误会啊,将军,我们怎敢对将军妹妹有贪念。”

“飞鸣校尉还请余将军为我们做主啊。”

几个人哭天喊地伸冤。

飞鸣脸色微微一变,那个应校尉也是一重小雷劫了,手下几个士兵都是三花聚顶,武艺高强,这几个人居然被陈默拿下,他想不通。

“默殿下初来乍到,是不是误会了,应校尉也是忠心耿耿保卫南疆,怎会做出强抢奸x淫之举。”一名雷劫修士声音微沉,暗中慑出一股法力来震慑陈默。

陈默看了他一眼。

与此同时这修士话一出,军营一片骚动,陈默感觉到士兵里竟是传来了一片杀意。

有意思。

陈默冷笑。

“你们不得无礼。”飞鸣一见局势不对立刻呵斥道,但是他的神念对于千名武者来说根本不值一提,眼看局势不得控制。

忽然间一股庞大的威严宛潮水四面八方的波及过来,所有人立刻感受到全身冰冷,杀气在这股强大的气势吓瞬间灰飞烟灭。

飞鸣愕然,抬头看着枣红马上的少年。

陈默目光如冰,面无表情,但化神境如神一样的念头威势正如倾覆的汪洋大海淹没了军营。

所有人失色。

“默殿下,余将军此事正在城中受太守做客,不如等余将军回来再做定夺吧。”之前那个试图威慑的雷劫修士立刻唯唯诺诺。

“将这几个人押至广场,听候发落,若是逃跑,所有人连坐。”陈默冷冷说道。

一群人便五花大绑将应校尉几人押入广场。

“快去请余将军回来,就说默殿下已经来了。”雷劫修士大声命令道。

飞鸣看着他急匆匆的样子眉头微微一拧。

“飞鸣校尉。”陈默说。

“卑职在。”

“你随我来。”陈默骑着马朝广场而去。“这镇南营是该好好清理一下了。”

“遵命。”

飞鸣重重的回答,声音里不由有一丝激动。

他等待这个时刻等待太久了。

...

...

新疆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朝阳治疗龟头炎方法
陇南治疗睾丸炎医院
新疆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朝阳治疗龟头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