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真尊传第二百八十三章拔角

2020-01-25 04:15: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真尊传 第二百八十三章 拔角

刺啦

刺啦

“小子,给我住手,”

刺啦

刺啦

“你们是在叫我吗,”

秦风睁大眼睛看着他们,一副听不到的样子,脑袋上疑问重重,手中的血魔一下一下切割下去,每一刀都深深刺在了他们的内心中,好像秦风的血魔不是切割敖青的血肉,而是在撕裂他们的心脏,无比痛苦,

“死瞎子,你难道听不到我们叫你住手吗,”

“瞎子,这个称呼我喜欢,你们不是第一个这样叫我的,也不是最后一个,”

秦风微笑的脸庞逐渐收敛,嘴角的那丝微笑也在此刻化作了阴沉,冷冷地撇了他们一眼,眼眸中的浑浊淡淡变小,缩进去痛瞳孔里面,一点点收缩起來,最后化作了整片的白,

晶莹透亮的白从他的眼中透漏出來,激射在八头蛟龙的头颅大的瞳孔中,眼珠子旋转起來,一圈,两圈,三圈,蛟龙们紧紧盯着秦风的眼睛,无法反应过來,都深深陷入到了秦风的眼眸中,一阵阵的眩晕的感觉悠然而生,累,极度的累,好想闭上眼睛,好想睡觉,就一下,就睡一下,

不断有把声音在他们的耳边影响着他们,其中的两头蛟龙缓缓闭上了他们的眼睛,眼皮覆盖了头颅大的通红的瞳孔,陷入了沉睡,一头,两头,三头,五头,七头,就剩下最后的一头蛟龙,苦苦支撑着,不让自己陷入沉睡,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睡过去,我不能,不能,我还沒帮大哥报仇呢,我不能看着那个死瞎子一刀刀切割大哥的身躯,不能这样,不能,”

通红的疲乏的眼珠子,一眨一合的,随时都会陷入了沉睡中,他硬是坚持着,心中一直警告自己,自己不能睡过去,要是闭上了眼睛,迎接他们的降世无边的黑暗,无法突破的黑暗世界,

“不行,我要坚持住,大哥不在,不能连我也这样,我不能,”

困意越來越盛,不断催促着他睡吧,只要睡着了,就什么事情都不关他事,他就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了,沉睡吧,

“啊啊啊啊啊,我不能,”

红丝都弥漫了整个瞳孔,泪水都铺满了眼睛,滴落在地面上,愤声怒吼,一声巨大的龙吼声咆哮而起,震荡的波动围绕在周围,打破了秦风制造出來的诡异的环境,龙威震慑周围,驱散了萦绕在他们耳边的诱惑,

吼吼

吼吼

他的咆哮声引起了其他的蛟龙的共鸣,身体中的血脉不由自主地跟着大吼起來,沒有了压抑他的他们的身体,都纷纷兴奋起來,龙吼声,威势爆发,叫醒了沉睡中的他们,

“我怎么了,我怎么感觉到我好像睡着了,然后就……,”

“我不是还在家里吗,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我……,”

“我的宝藏,我的金光闪闪的灵石啊,我的宝石啊,你们怎么都不见了呢,”

……

鬼哭狼嚎,悲伤,愤怒的吼声一下子之间充满了整个空间,回荡在众人的耳边,秦风魏然一笑,眼眸中的晶莹透亮的白都在他们醒來的那一刻,消散了,变回了原來的浑浊的白,浑浑噩噩的眼神,让人不知不觉就放下了心神,沉醉入其中,

“你们也真是的,你们的爸妈沒有教育你们,和别人说话的时候,不能睡觉的吗,你看你们都成什么样子了,成何体统,我要是你们的爸妈,不被你们这些家伙气死才怪,”

秦风先声夺人,一开口就数落他们的不是,源源不断的话语从他的口中喷射而出,

“都睡觉了,现在还在装出这个样子,你们难道就每一一点羞耻心吗,”

“你看看你,就是你,红着眼睛怎么了,要哭是吗,整个大男人哭哭哭啼啼的,成什么样子,要哭滚回去哭,”

“小子……你……,”

“我什么我,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不就是你们大哥死了吗,有那么难过吗,你们大哥也不希望你们现在这个样子,快点回去吧,好好埋葬你们的大哥,”

“……”

“呼呼……”

“你们都那个样子看着我干嘛,难道我妨碍到你们了,你们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啊,快点走啊,”

秦风不耐烦赶走他们,而他自己还站在敖青的身体上,血魔还插在敖青的头颅,手还在不停收集鳞片,整齐的身体经过秦风的肆虐之后,敖青的头颅惨不忍睹,尖角沒了,眼睛也不见了,牙齿被拔光了,凡是有用的都被秦风一一收回到神藏穴中,一点不剩,

他还在不停收集,看都不看蛟龙他们,只顾自己的工作,

“哎呦,这条筋不错,可以做腰带,恩恩,”

“这块鳞片怎么那么亮呢,难道是逆鳞吗?恩,不错,收起來,”

“呼呼……,”

浓烈的鼻息快速喷出,几头蛟龙向着秦风咆哮作响,龙威铺盖而來,翻山倒海,压迫着秦风,此刻他们哪还管什么保护敖青的身躯了,再不行动,不要说身躯,连一根毛都不给他们留下,

“小子,受死吧,”

卡啦卡啦

锁链压抑住了他们的愤怒,威势压來,自身却在半空中向着秦风咆哮而來,拉紧的锁链符文转动,不断禁锢在插在他们的脖子上,紧紧锁住他们的脖子,剧烈的动作让锁链收缩起來,勒紧了他们的脖子,青筋暴露出來,血气翻腾,他们都浑然不管,只要杀死这个该死的瞎子就好了,

“你们这不是白费力气吗,何必呢,”

秦风浑然不动,任由威势落在自己的身上,霸体运转,吸收这这股威势,经过了漆黑巨塔的削减,锁链的封锁,他们的龙威大概也就剩下那么一点点,对其他人可能还能够起到作用,但是在秦风的看來,这点威势只不过是堪堪稍微造成一点影响而已,

这一点影响,秦风直接忽略了,

“小子,今天我们就算是拼了命,也不能让你这个该死的瞎子好过,”

八头蛟龙奋起,拉着锁链向前冲去,勒紧了他们脖子的锁链再一次收缩,死死捉住了他们的脖子,不让他们有一点挣脱的可能,

“给我们去死,”

距离秦风再一次靠近了,龙威更加恐怖,都奔向秦风而來,狰狞的头颅,锋利的牙齿映入了秦风的眼中,秦风不慌不慢,缓缓抬起了手,握住了血魔,血魔拔出,一道冲天的血液喷射出來,落在了他们的头颅上,空中滴落下阵阵的血雨,

“这是,”

“大哥,大哥,小子,你该死,”

“啊啊啊,”

敖青的血液染红了他们的眼睛,染红了他们的心,点燃了他们的怒火,他们的大哥死了都还要受到秦风的折磨,这是对他们的大哥尊严的践踏,也是践踏他们的骄傲,

那是他们的大哥,他们相伴了几百年的大哥,如今死了,还要被秦风这么解剖,尸解,死无全尸,他们大哥死了也不能瞑目,

这些都是眼前的这个该死的小子,死瞎子,都是他,

“吼吼,”

一头蛟龙奋起甩过來一根尾巴,拍在了秦风的身体上,不顾敖青的身体是否会被破坏,一击之力,震动空间,破灭一切,用尽了全力,一定要拍死眼前这个可恶的家伙,

秦风身影缓缓一闪,血魔切割下去,划过了尾巴,火星四溅,发出了嘶哑的金属碰撞声响,尾巴一击不中之后,他的脚向着秦风踩过去,秦风血魔顶在了身前,硬是接住了他的一腿,

巨大的力道使得秦风后退几步,最后呢停在了敖青的头颅上,脚下一蹬,向着他破杀而去,其他的蛟龙就算是想要帮忙,也无法帮忙,他们距离敖青太远了,根本就无法來到这边,只能发出了震慑的吼声,扰乱秦风,

“小子,还有我呢,”

秦风向前攻击的身躯,一下子就被一道巨大的尾巴横扫过來,挡住了秦风向前的脚步,秦风不得不减速,血魔一划,从他的尾巴上挂住了,随着他的尾巴一动來到了他的身体上,

“咦,怎么不见了,”

“小心,四弟,在你的后面,你的身后,”

“什么,”

他还在惊恐中,秦风从他的尾巴上,迅速一蹬,寸步闪烁不停,速度之快,他只能看到眼前一道影子,然后秦风就消失不见,咻的一声,秦风出现在他的头颅上,抚摸着那根尖角,口中喃喃道:“我要收下你的角了,真是太感谢你们了,知道我缺少材料,还真的给我送來的,很好,”

刺啦

血魔重力一击,刺穿了他的坚硬的头颅,炼血魔铁与不知道多少万万年玄天魂火灼烧的陨石,共同制造的血魔,锋利度无可否认,再加上秦风的怪物般的力道,破开他的头颅,也不是那么难,

咔嚓

噗呲

鲜血喷飞,溅落一地,秦风拿着一根鲜血淋漓的尖角,连连点头,拍拍他的头颅,身影一闪,消失不见,再次出现便是敖青的头颅上,

“啊啊啊,我的角,我的角,”

“我……,”

失去了尖角就好比失去了所有,一头龙之所以称之为龙,角是象征,角就是他们的一切,沒有角的龙,不是龙,而是蛇,赖皮蛇一枚,

安溪县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治银屑病医院怎么走
黑龙江男科医院排行榜
吉林牛皮癣医院有哪些
张家口妇科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