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麒麟之王 第一百三十六章 极心之旅 2

2020-02-14 18:31: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麒麟之王 第一百三十六章 极心之旅 2

2

“但是,我还没有打败火麒麟啊……甚至可以説我是被打败的一个,对么?”在疾驰的xiǎo船上陶xiǎo志不禁要问道,这天上——不是是两老送给的“馅饼”多多少少他有diǎn感觉这是“陷阱”。[燃^文^书库][](燃文书库7764)

左边是玄武右边是神龟,两神兽各一条绳索绑着xiǎo船疾驰在黑海上,而他和两老就在这xiǎo船上。从紫山一路到黑海,经过两老和平商议(其实是吵大架,甚至后来打了大架),先由紫山老怪的金龟子载着空行一半路程,再由玄武负责一半陆路,到了黑海的某海港之后再由两神兽共同完成剩下的海路。这两老説大方很大方,要不也不会就这么平白无故地送给陶xiǎo志一个“将要兑现的承诺”,但他们计较起来也相当让人受不了,连怎么走那么一段路程都要干架的程度……这两老也算怪得“经典”了。

古玄老童道:“你没有失败,当然火麒麟也没有,就像我和紫山老怪决斗一样。”

“或者永远也没有打败或者被打败。”紫山老怪道,“但总有一天你会当上征服火麒麟或者它征服你的,记住:你是成为麒麟骑士的料的。”

陶xiǎo志道:“但是……”

“你有的是机会,”古玄老童好像不是和陶xiǎo志説话一样,因为他根本不在乎后者説些什么,“及时你不找它它也会找你的。”

陶xiǎo志道:“我真的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这么相信预言之诗呢?”

“我们是怪人啊!”古玄老童笑道,“就算没有这什么臭屎(诗)我们还是照样会相信的。”

“不要问为什么!”紫山老怪补充道,“否则我们为什么受你为徒呢,而不是别的更厉害角『色』呢。”

陶xiǎo志无奈道:“也收了阿木好不好……”

紫山老怪道:“所以他成为了圣猴骑侠啊。”

“但是如果你们告诉我一切的话,”陶xiǎo志道,“我已经回到了我的世界,那么谁去做你们的麒麟骑士呢?”

“首先麒麟骑士不是我们的,”古玄老童道,“另外你能不能回去是一个问题。”

陶xiǎo志道:“你不会给条歪路给我走吧……”

紫山老怪道:“不用怕,到时你可能不想回去了呢。”

“怎么可能……”陶xiǎo志苦笑道,“除非你们拉着我不给回去……你们应该不会这样做吧?”

“怎么可能……”古玄老童狡笑道,“否则我们怎么会有我们现在的旅程呢?”

陶xiǎo志终于可以舒了一口,然后满怀笑容道:“好吧,我已经完全准备好了——”然后示意两老,但后者似乎眼里有一些的疑『惑』。

“你准备好了什么?”两老异口同声道。

陶xiǎo志勉强笑道:“你们何不现在就把我想知道的告诉我呢?”

陶xiǎo志想要知道什么呢?当然是回去他世界的路,还有关于他爷爷的事情,因为他知道爷爷的经历好像和这里传説中的狂非相当相似,他想知道他们是不是同一个人……当然原本他还想询问关于火麒麟、麒麟火、獠牙、笑一游、夜天牙和狂非的一些事情的,但现在已经觉得不重要了。

“不不不,不是我们告诉你。”古玄老童笑道,“要不我们怎么进行现在的旅程呢

?”

“等等,”陶xiǎo志道,“你们不是要带我去回去我的世界的入口的地方吗?”

“不不不,”紫山老怪道,“我们是带你去见一个人——”

“这个人知道的比我们要多得多,”古玄老童自嘲道,“我们这两个老糊涂怎么会知道那么多呢?”

陶xiǎo志道:“谁?”

古玄老童道:“就是作预言之诗的那个人。”

这是一个漫长的旅程,整整花掉了一个月半!虽然紫山老怪有神速的金龟子,古玄老童的玄武也不算差,但是由于种种分歧,致使这个旅程充满了没完没了的不宁和曲折,能不个月到达已经算不错了……陶xiǎo志多担心这个旅程在他们的争吵声之中夭折啊。从西黑海开始一直背上纵穿了整个海域,然后到达背部相对荒凉的无国区(沙漠啊高原啊岩石域等等环境相对恶劣的地区,到处都是凶兽出没),然后来到了一片和牛『奶』一样xiǎo海域,虽然这片区域没有那么大,但陶xiǎo志至少路过了传説中的魔仙半边天。再往北走就是广袤的冰原,再后来就是整个天地都是银装素裹冰天雪地了——冰极!用“银装素裹”或者是本书的最大错误之一,因为冰极有各种不同颜『色』的雪域,也就是七彩虹之七『色』再加上黑白两种颜『色』,这九大区域大概如雨伞那样分布,而伞的中心则是极心,就是他们要去的地方。

冰极不是一般的冷啊,但陶xiǎo志可以自然,但这样时时刻刻的燃烧会xiǎo号太多能量和内力,所以他们杀了几只熊,记得到了食物也得到熊皮自然解决了很多问题。但是从哪个雪域进入极diǎn呢,紫山老怪和古玄老童出现了分歧:前者当然喜欢的是代表他的紫『色』了,但古玄老童更爱好黄『色』。两老争吵了很久最后也打了很久,没有胜负也就没有结果,于是他们便把这个决定权交给陶xiǎo志。陶xiǎo志説是赤。两老问他为什么,他説因为他在梦中见过赤雪。那个梦是个噩梦,换句老土的説法是“这是不祥之兆”,但因为那个梦中有他的情人,赤雪之中的情人。就是这么简单。他们就是要纵穿赤雪域去极心,世界的极心。

在很多人眼里,红『色』是喜庆,但如果是红『色』血『液』呢?红『色』的雪呢?恐怕没人敢认同吧。当然或许其他颜『色』的雪也是有很多人喜欢的,出于好奇心。陶xiǎo志当然想把所有颜『色』的雪都看一遍,但是他更想的是更快知道真想以及回家的路。现在可不是旅游的时候,就算是旅游这一趟旅行他已经历时差不多两年了,什么好奇心都已经消失殆尽了,而回家的*则更强。是时候结束这一趟旅程了。

当陶xiǎo志面对漫天飘下红『色』雪花及赤茫茫无尽头积雪的时候,他就知道他选择的这一条路注定不是这么寻常。当然,如果选择白雪的话会不会变得很普通呢?这也未必,可能是个更坏的主意呢。但其实陶xiǎo志的内心的些许不安已经被好奇心所吞噬了,况且还有紫山老怪和古玄老童这两神级的老头在这里,怕什么呢。

两老并没有叫自己的神兽出来拉他们去极心,因为雪地并不好走,漫天纷飞的随时都可能发生暴风雪,更重要的是神兽已经冻得缩头缩脚动都不想动了,更不要説要它们当“雪车”一样使唤了。所以,接下来的这段雪路,只有靠他们自己“杀”出去了。

尽情的玩耍吧,尽管打雪仗这些东西相当的幼稚,但对于他这个出身在南方没见过雪的人来説还是有一定的新鲜感的,虽然他并不是地已经接触雪这种东西。而当陶xiǎo志向那两个老头兜脸扔过去几个雪球之后,看到了后者严肃和不好看的脸还以为会得到无尽的耳光和“木鱼”呢,结果只是加倍的雪球而已。这两个童心永不泯的糟老头当然不会放弃这样难得玩耍的机会,况且他们已经算是寂寞了百年了——可能上一次玩雪是在两百多年以前了吧。

但陶xiǎo志玩得雪球漫天『乱』飞兴致盎然的时候,他发现了视野之中多了一个雪人,雪人做的很胖很大,身上的粗『毛』发做得相当精致,而且还有耳朵……难道刚才他没有留意到这个雪人?这有是谁在做的这个雪人呢?当陶xiǎo志想置之不理的时候,却又发现了周边冒出了很多同样雪人……他知道这些绝不对不是“雪人”这么简单了。

“你在搞『毛』啊!”

陶xiǎo志为他的注意力不将集中付出了惨痛代价,身上连中数十球,但他还是坚持走到紫山老怪身边,悄声道:“你有没有发现周围有什么不妥?”

紫山老怪道:“有什么不妥吗?”

陶xiǎo志道:“好像出现了很多雪人……”

“哦……”紫山老怪道,“我早知道他们来了,他们躲在雪地下的时候。”

陶xiǎo志道:“他们是什么?”

“魔熊人,生活在赤雪地里的魔熊人。”古玄老童也凑过来“热闹热闹”。

陶xiǎo志道:“他们想干什么呢?”

“不知道。”古玄老童,“别管他们,他们想干什么就一定会説出来的,我们还是继续玩吧。”

但陶xiǎo志真心不想理他们的时候,这些魔熊人却睁开了凶光之眼睛、『露』出了尖牙和利爪,有的身上佩戴着铠甲,都好像有武器:狼牙棒、远古象牙、流星锤、大刀、斧头等等。这些口里也低声地“呃”地低吼着,气氛并不是很好,但却和这冷的赤雪的环境很相衬。总之,陶xiǎo志顿时感觉自己成了很多熊的猎物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