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第187章 这不科学

2020-01-16 23:50: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第187章 这不科学

“哎!”想到纳兰香雪,石凡有些懊恼,妈的,只能看不能上,她在家也没用,反而更上火,是不是得找个真正的女朋友了?说实在的校花妹妹还真是不错的。

没办法,他现在没女人,只能强忍着,他运转功法,尝试将药力炼化,可是尼玛适得其反,随着内气游走,药力散开,浑身更热了,小腹跟着火一样。

“卧槽!”石凡这个郁闷,心说校花妹妹你到底给我吃的啥东西啊,哎。。。。

不能炼化了,越行功火也大,他本来就是纯阳之身,炼化金枪不倒丸,火能不大吗?

躺下睡觉,太特么热了,石凡随手把刚才裹上的浴巾又给扯了下去,这样能好受点。

克制着那种热力,石凡有些口干舌燥,又喝了口水,也不知过了多久才迷迷糊糊睡着。

外面弯月挂树梢,夜色朦胧,梧桐树在月光下投下婆娑的影子。

一个身材高挑,体态婀娜的曼妙身影进了院子,那高盘的发髻,耳畔熠熠生辉的韩版耳环,挺翘款摆的臀儿,充分展示了此女走的是高雅路线。

这名金领丽人不是别人,正是柳冬儿。

她晚上有个应酬,多喝了点酒,此地离酒店比较近,考虑到纳兰香雪和石凡去参加秦美萱的舞会不会回来,柳冬儿索性到这里来住。

她又不是没住过,说白了,跑顺腿了,而且为了过来方便,监督石凡,别让他欺负香雪,柳冬儿还特意拿纳兰香雪的房门钥匙配了一把。再加上酒确实喝的有点多,她便没回去。

进入卧室,倦意袭来,柳冬儿也没开灯,将发髻解开,慵懒地一甩长发,脱掉衣服直奔床上,因为喝了酒,酒意袭来,身体发热,考虑到石凡不在家,柳冬儿也想放松一下,竟然把自己脱了个精光,拉开被角就钻了进去。

因为酒意的原因,她竟然忽略了被子为什么会是铺开的。

一沾床,酒意上涌,她朦朦胧胧的进入了梦乡。

那边石凡睡的迷迷糊糊,手碰触到了一个柔软光滑的身子,下意识地一拥,竟然是一个香喷喷,触感惊人的女人,在窗户透进来的月光下,女人那丰美的肌肤恍如刚扒皮的鸡蛋,白嫩丰美,泛着瓷一样的光泽,直接撩到心尖骨髓上。

石凡吃了这么多大补正火热难耐呢,望着慵懒靓丽、披散在枕边的长发,本能地还以为是纳兰香雪回来了,再也控制不住自个儿,侧身将柳冬儿拥住,猛然翻身将柳冬儿狠狠地压在了身下,低头亲上了她那火热香酥的檀口。

“啊!”柳冬儿猛然惊醒,下意识地想推拒,可是在男人火热雄厚的气息下,哪里还有半分力量,在男人霸道的吻下,柳冬儿不知不觉沉迷其中,难以控制地回应起来,伸出雪臂,情不自禁地搂住了身上的男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一股火热和霸道凶猛地闯入了自己身体,柳冬儿猛然清醒,可是哪还来得及,唯有一声痛苦的娇啼响彻房间,随之哀怜的申吟声开始连绵起伏,却又戛然而止,唯有床仍然不断发出剧烈的震动声。

……

龙宫内,三公主看完了宝莲灯前传第一集,明显意犹未尽,这第一集竟然是演的杨戬和杨婵的父母,杨天佑为救瑶姬献出了自己的心脏,使得瑶姬魂魄重新归附到自己的身体之中,最终两人共用一颗心,产生了难舍难分的感情。

感性的熬寸心看的感怀不已,意犹未尽之下又喊了起来,“那个啥,凡哥上仙,还有吗,再给我看看啊。”

喊了半天没回应,三公主更加情急,不知道后面的剧情心里跟抓挠一样,“那个什么狗屁平凡上仙,你到底放不放下一集?再不放我画三个圈圈诅咒你。”

可是诅咒也没用,凡哥正在忙着征服体态美妙的金领丽人,哪有时间理她呀。

与此同时在花果山,猴子靠在石座上,手里拿着个李子吃着,百无聊赖地喝着酒,下面红屁股马猴和通臂猿小心地伺候着。

想起天庭的事,猴子还气愤呢,边喝酒边叨叨咕咕,“凡哥,我要学艺,我要打上天庭当着他们的面拿蟠桃,你啥时候让我去学艺啊。”

喊也没用,凡哥根本就没时间,吃了这么大补,更悲催的是还被林诗曼盯着吃了一颗金枪不倒丸,一会半会可能结束吗?正在尽情地征伐呢。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窗子,下面阵阵地疼痛不断传来,柳冬儿恍然睁开眼睛,望着床上如桃花般朵朵嫣红的血迹,在看旁边熟睡的男人,顿时懵了,自己怎么跟他睡一起了?还把第一次给他了,这可是被自己最瞧不起的那个家伙啊。

两个人昨天下午还打过一架,说什么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也不会喜欢他,可现在这算怎么回事么?自己竟然钻到了他被窝里。

昨夜,柳女王终于彻头彻尾地体会到了这个男人的霸道和伟岸,知道了他不是天痿,可代价却是自己的身体,更是霸道到让柳女王吃不消,初次竟然晕了过去。

呜呜,柳冬儿哭了。

石凡早就醒了,听到她的抽泣声更不敢动弹了,他也觉得匪夷所思,怎么把自视甚高的柳冬儿、柳大美人给睡了?她怎么就主动跑自己被窝来了?石凡到现在还难以置信。

哭了一会,柳冬儿恍然清醒过来,他不是天痿吗?昨夜怎滴如此勇猛?如此之强?柳大助理又是第一次,都疼的晕过去了,这尼玛到底咋回事嘛。

“石凡,你给我起来!”柳冬儿一声尖叫,一把将被子撩了起来,虽然两个人盖的是一个被子,她也顾不上春光毕露了,两个人都这样了,她还有啥怕的。

没办法,凡哥不能再装睡了,只得睁开眼睛坐起来。

“你不是天痿吗?你怎么能对我那样,呜呜,你明明是天痿嘛,怎么还把我给那啥了?这不科学,呜呜~~~”柳冬儿对着石凡吼叫起来,不甘心呐。

攀枝花铁路医院
河南科技大学第二附属医院
承德治疗白癜风办法
海口牛皮癣治疗费用
泰安看牛皮癣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