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绝世剑尊 第94章 乘天的真正实力(求收藏求红票)

2020-01-18 19:51: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剑尊 第94章 乘天的真正实力(求收藏求红票)

“你们发什么呆!给我打下那只神风雕!”乘天双拳一握,岩石包裹,坚硬无比,一脚踏于大地之上,整个荒岛都为之一晃,“破天拳!”双拳齐出,掠过的空气发出轰隆隆的爆响,空间仿佛都在颤抖。<-.拳未到,拳风先至,徐寒的长发狂乱地扬起,白衣猎猎作响。

徐寒双目陡然一睁,暴出精芒,“六芒落叶斩!”大脑的枷锁解开,徐寒获得了对自然的感悟力,领悟能力也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如果説他以前的领悟能力是长江黄河,那现在的领悟能力就如同那浩瀚无边的银河宇宙。大量的信息和感悟涌入脑海,所学的任何剑技,徐寒都能信手拈来,对六芒落叶斩的理解和领悟也瞬间飙升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五芒和六芒都是直接跨越,达到六芒合一的境界。徐寒现在施展的,是真正的六芒落叶斩,六芒合一,威力无穷。

血剑随意地一斩,一道六芒印符在空间绽放,印符鲜艳腥红,夺目绚丽,几乎看不出轨迹,六芒印符断空而来。“铁岩!”乘天双拳交叉架空,岩石疯狂增生,形成一面石盾,颜色铁青,隐隐有钢铁的光泽。

轰!六芒符印烙印在铁石盾上,焕发耀眼的血色光采,“破!”凌空降下一道冷喝,血光大盛,铁石盾轰然爆炸,粉碎成末,六芒符印气势略弱,一往无前。

乘天眼眸狂颤,脸上尽显惊骇之色。铁岩是地阶下品灵剑技,又是单纯的防御型剑技,配以三重的大地法则,防御力无懈可击。徐寒仅一招,便粉碎了他的铁岩?这是何等恐怖的威力!乘天又怎知道,徐寒的剑技,没有品级,是领悟剑技,并且是一位魂境强者所领悟出来的剑技,岂是区区地阶下品灵剑技能比的。

六芒符印霸道如厮,乘天怎敢以**硬撼,“铁岩!”再次施展铁岩,运劲往上一推,铁石盾冲向六芒符印,轰地一声,六芒符印再次烙印在铁石盾上。“幸好它不能秒破铁岩。”乘天暗庆一声,身体急退,侧身躲避。

铁石盾裂纹横生,裂缝里涨出血光,砰!铁石爆碎,六芒符印的威力大减,血光微弱,却仍带着无可匹敌的气势穿梭空间,在它的下方,是一脸惊骇的冰鹫。

“水晶墙!”连防御力变态的铁岩都连续被破,冰鹫岂敢怠慢。

这时,铁骑们一致亮出剑魂,缤纷的剑气和灵气交相辉映,他们的目标,是翱翔于远空之上的那只神风雕。

“休想!”徐寒身影闪烁,岩浆的光泽如一抹流星划过暗空,“焚天一剑!”轰!火莲绽放,天火降临,铁骑们惨呼不断,天火消散,铁骑死伤过半,望着凌空之上的徐寒瑟瑟发抖。

“别停!打下那只神风雕!”乘天急喝,破天拳再次袭向徐寒。神风雕很快就要飞出他们的攻击距离,再不动手就晚了。

“你们没机会了。”一声轻吟悄然在空气中传递,天雷剑出鞘,奔雷滚滚,闪电急掣,空间被撕得嗤嗤作响,无尽的电流四处蔓延,朝空间席卷。

乘天脚步错乱,连连跌退,露出一脸震惊。那些铁骑的骸烬,和荒岛上的岩土一样焦黑,触目惊心。冰鹫的四周洒满冰渣,那是水晶墙的残渣,他微微屈身,大口地喘着粗气,眼中的惊色还未褪去,显然,接下六芒落叶斩对他的损耗不小。

乘天深吸口气,眼神陡然凌厉起来,气息沉稳,厚实,气势如泰山一般,巍峨宏伟。三悟灵境给他带来的震撼太大,令他自乱阵脚。强者,理当心如湖水,稳健如山,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一旦气势输了,战斗就输了一半,再强的实力也发挥不出来。乘天镇定下来,表情淡漠,对方不过是灵境一级的剑者,就算是三悟灵境,他现在还没有开始修炼法则,甚至没有学习灵剑技,和普通的灵境没有多大区别。而他,灵境七级,三重的大地法则,怎能被这个小角色给吓到?

乘天的气势猛然间暴涨,七级的灵压压迫着空间,徐寒心头一颤,望向乘天的目光多了几分惊愕,乘天的气势越来越强大,透着大地的厚实和沉重,这股气势,直逼徐寒,甚至要将徐寒的气势压倒。

这,才是乘天真正的实力。中心广场的那一拳连他十分之一的实力都没拿出来,在血渊面前不堪一击的一幕让徐寒忽视了他的强大。但乘天,是名符其实的府主,灵境七级的剑修,岂是他一个刚踏入灵境之人能够撼动的?徐寒现在的实力,能够轻易打败普通的灵境五级高手,但同境界下,差距也相当大,比如乘风,和碧蝶、千夜、赤诚都是灵境三级,但乘风能够以一挑三,同时淘汰三人。一个强大的剑者,凭借天赋越级杀人是可能的,但到了灵境五级之后,天赋再高的天才,都不可能跨越两个境界,灵境五级和灵境五级巅峰的实力差距就相当于灵境一级和灵境四级的差距了,灵境五级之后的两个境界,是根本无法逾越的高度,这是铁则。所以,灵境五级是一个分水岭。

灵境七级的乘天,之所以在徐寒面前表现得弱势,是被三悟灵境震撼所致,乱了心神,导致实力发挥不出来。若全盛时期的他施展铁岩,防御力何其变态,就连灵境八级强者都不能轻易击破,何况徐寒。

乘天单手虚空抓向徐寒,大力一握,指缝里传出空气的爆破声,徐寒心下一惊,好强!之前的破空拳都没有这纯粹的一握强大霸道,这,就是乘天完全的姿态,跟刚才的乘天完完全全是两个人。

“破,天,拳!”乘天低喝,一字一顿,沉重,厚实,可怕。

呼!乘天的脚底波散开一圈大地灵气,右腿猛然一踏,大地震颤,龟裂,脚底的大地灵气爆裂开来,乘天一飞冲天,岩石双拳齐出,空气震颤不休,爆响连连。

“好快!”徐寒大惊失色,这速度比乘天之前的速度快了十倍不止,猝不及防之下,他竟也避不开这一拳。

“六芒落叶斩!”血剑慌乱地一挥,血光暴涨,六芒符印在空间绽放,以斩雷之势穿梭空间,轰地烙印在岩石拳上。

“给我破!”徐寒眼中暴出精芒,岩石拳头上生出裂纹,裂缝里血光高涨,砰地一声,岩石爆碎。乘天冷哼一声:“滚去死吧!”左拳的岩石爆碎了,岩石右拳狂猛挥出,带着呼啸的颤音轰击在徐寒的胸口。

“噗!”一口鲜血洒在乘天的岩石拳上,徐寒凌空倒飞,百米之外,身形笔直下坠,落入死亡之海,没有水花,就像被吞噬了一般。

冰鹫怔怔地看着这一幕,心中骇然无比,展现出完全实力的乘天,恐怖至极!他的心境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在剑尘宗的时候,他受到万众瞩目,没有人不崇拜他,也没有人不尊敬他,他可以直呼宗主名讳,与长老平起平坐,这一切,都归功于他强大的实力,以及冰魄剑使的身份。那时的他,目中无人,认为除宗主和长老之外,无人是他的对手,他战无不胜,势不可挡。强力,就是资本,他有这个实力,就有这个资本。

帝都会武上,他遇到了另外两位剑使,但他都不放在眼里,火狼,被他轻易击败,那时的徐寒,实力还很弱,他也不屑一顾。但是,就是那个被他瞧不起的徐寒,一步步强大起来,在帝都会武上斩杀火狼,现在,徐寒的剑锋对准了他,但他却无一战之力。

一剑逼退乘天,一剑灭所有铁骑,徐寒,在不知不觉间早已凌驾于他之上,成了需要他仰望的存在。但是,这个连他都需要仰望的徐寒,却在完全展现实力的乘天面前不堪一击,乘天,又被血渊一字怒喝重伤。这个世界上的强者,太多太多,强得离谱,他冰鹫,根本什么都不是。

北京水利医院
攸县中医院
承德牛皮癣医院排名
杭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太原治疗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