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无敌太监系统第一百七十七章扶桑浪人

2020-01-29 23:58: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敌太监系统 第一百七十七章 扶桑浪人

占据一个有道理的高位,逼迫汉阳帮的一众高层,答应了汉阳帮的改制,改成帮主制度。

现在他们愿意答应,以后会不会仍然答应,却不好说,即使出于利益不受太大的损害,他们答应了,怕也没那么容易投降,手里握着的大权,恐怕没那么容易轻易交出的。

口头上的答应,与真正的大权在握,总会有一个差别的,夏南也不会天真的以为,他们答应了,就真的会十分配合。

但是,夏南有信心,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渐渐掌握住汉阳帮的权力,尽力做到一言九鼎,大权在握,说出去的话,没人可以反对。

展望了一下未来之后,还有另外的事情需要去做,便是将那个刺客下去,让玄武水帮的俘虏忍一下,看看能不能认得出来。

两位刺客来之于哪里,是什么来头,夏南一时确实不好说,或许认知不出来,但是,玄武水帮的人出手,不是没有可能。

才带兵踏平了玄武水帮,将玄武水帮打得大败亏输,可能一击而灭了,刚到夜晚,就受到了刺客的刺杀,如果说与玄武水帮没有一点关系,怕也没人信吧。

玄武水帮的嫌疑,还是极大的,而且,玄武水帮作为一个强大的水上帮派,号称漕帮之下的天下第二水帮,隐藏有一点力量,十分正常。

玄武水帮在江湖上也算是凶名赫赫了,十分了得,这样一个强大的帮派,竟然那么容易就被击败了,感觉确实有点容易了,与其凶名未免不符。

如此轻易就将玄武水帮击败了,显得有点容易了,如果说玄武水帮还有隐藏的力量,夏南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果然,在夏南的指派之下,玄武水帮的俘虏,认出了被击杀的那名刺客,竟然是左时的护卫。

左时的护卫,是左时的影子,一直待在左时的身边,保护左时,像一个影子一样,如影随形。

左时的护卫,在玄武水帮的地位极高,平时什么事都不管,只负责左时的安全,既然可以当左时的护卫,其修为必然极高,实力必然极强,是不容小觑的。

这样的一位强者,甘愿躲在左时的背后,平时不声不响的,江湖上根本没有他的名声,其实,他的实力比起左时,并不逊分毫。

认出了一名刺客的身份,夏南再想起来,另外一名刺客,未必有点熟悉的感觉,像今天击入水中的那一名中年人。

那名中年就是玄武水帮的帮主左时,再结合上左时护卫的这个身份,夏南不禁有一种猜测,两名刺客中的另外一人,是不是左时。

这样猜测也是有道理的,这位被夏南击杀的刺客,之所以会陷入了死地,是因为帮助另外一名刺客逃走,才最终陷入了死亡之境。

如果那一名刺客不是左时,这人根本不用为他浪费自己的性命,坚持挡住夏南,让另外一人逃跑,结果他死了。

假设两名刺客是左时和他的护卫,能够在汉阳帮这么多人之中,一直潜入到他房间里,进行刺杀,是有可能的。

能够做到这一步,不仅是对玄武湖十分熟悉,可以借助于地利,在刺杀方面,还有一些造诣,才可以行次夏南。

跑了左时,夏南其实是有些不爽的,没能将他逮住,不定日后会闹出什么事来,给他找多少麻烦。

可是,这种情况之下,夏南真不好命令所有汉阳帮的兄弟,在四周胡乱搜,这么大的地方找一个人,相当于大海捞针,十分不易。

大海捞针这种事情,夏南是一定不会干的,找不找得到人却不说,还容易引起乱子,只有留待日后,看他什么时候跳出来,再说好了。

长夜将尽,旭日东升,天边第一抹红霞,带着璀璨的绚丽,将天地染成了一片红色,当一片温暖的阳光洒下来,寂静了一夜的玄武湖,开始有了人气,渐渐生动活波了起来。

在这种生动和活波里,汉阳帮上下的人用完了早餐之后,六艘大船当先启动,向前驶去。

来的时候是六艘大船,回去的时候就不一样了,是数百条船,其中有大船,有稍微小一号的船,有很小的小船,一起向着玄武湖外行去。

这一次攻打玄武水帮,只是为了打败这个帮派,获得汉江之上的霸权,对于玄武湖,夏南并没有什么想法。

汉阳湖号称大明国第一的湖泊,湖泊中有一座八百里方圆的小岛,这种环境,在整个大明国都找不出第二个来了,极适合作为汉阳帮的驻地。

玄武湖虽然不错,在很多方面并不见得比汉阳湖差上多少,但是,在玄武湖中没有6地,像玄武水帮这样住在船上,不是夏南愿意的。

这一次攻打玄武水帮,除了让玄武水帮无路可走之外,还收获了大量的钱财和船只,对于汉阳帮的实力,将是一个极大的助益。

数百只船,还有许多半坏的,想要将之开走,确实不易,除了需要大量的人手之外,度也快不了。

汉阳帮的六艘船,一共带来的人手,有一千八百多的样子,不到两千人,要分到数百只船上面,太过稀少了。

幸好也俘虏了玄武水帮的人,一共有三千多人的样子,其中,青年的战斗力只有一小半,大半是老弱之类的。

这么多人一起,才勉强可以开动两百多条船,将大部分完好的船开在前面,损坏的比较大的船,则可以拖在好船的后面。

一群船队,浩浩荡荡向前,规模确实极大,但行进的度却很慢,缓缓的向前行去。

这么大的一支船队向前开去,横亘了汉江之中的大部分区域,看着还是很壮观的,千帆竞,有点遮天蔽日的感觉,十分神奇。

幸好是在汉江之中,没有太多的商船往来,汉阳帮的这么多人向前,才没有引起太大的轰动,若是在运河之上,早就引起轰动了。

一群人正在浩浩荡荡,向着汉阳湖行驶而去的时候,迎面一艘小船急穿行而来,小船是那种可以承载三五人的船只。

汉江是一条颇为汹涌的江河,其中水流度极快,又十分汹涌,在这样的水流之中,一般的小船是稳不住的。

汉阳帮出征之时,最小的船只,也有迎面而来的这艘船的三五倍大像对面冲来的这艘小船,在湍急的水流中,很容易翻船。

只可以承载三五人的船只,这样的小船,只载着一个人,一个浪头来过来,就可能会把船只打翻。

但是,那个人站在船只之上,却稳如泰山,像一座山石一般,镇压在了船只之上,让船只在汉江之中,起起伏伏,却依然稳健。

这样的一艘小船,即使行驶的再稳,当浪头拍过来的时候,也会溅入船只中,将小船里弄的都是江水。

站在小船之中的,是一位腰挎长刀的青年,看着年纪不大,身形笔直的站着,却似一杆标枪,直插入天际,要将苍穹给捅破。

只看青年的这种姿态,便可以知道,这家伙绝对是一位高手,否则,浪头只要拍过来,就会将青年拍入江中。

不见青年划桨,只站在小船里,船只起起伏伏,在波涛之中忽隐忽现,以极快的度,向着汉阳帮的众多船只冲来,度快到了极点。

乘风破浪,一日千里,从现小船开始,到小船到了眼前,只用了几个眨眼的时间,是很快、很快的。

小船到了汉阳帮众多船只的前面,骤然停了下来,在江水之中,动荡不休,青年的身形站得更加笔直了,身上强横的气势,越磅礴。

身上的气势,十分强横,散而出之时,一种强横的力量,似惊涛拍岸一般,向着四周横拍而出了。

一人一船挡在前面,凝实如一面墙壁,十分坚强,给人的感觉,仿佛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一人拦路,竟然产生了千万人在前的感觉,让千军万马,都不能通行而过,这种威势,惊人无比。

“你是什么人,快快让开,再拦在前面,小心被撞落水。”

一艘船上的一个人站在船头,高声大喝,气势强盛,带着高高在上的感觉。

站在小船之上,随着江水的起伏而微微荡漾的青年,在小船之上微微抱拳拱手,朗声说道:“扶桑浪人柳生不二刀,前来大明挑战高手,对面可有高手,可敢和我一战。”

柳生不二刀说话字正腔圆,声音又很大,像一个小喇叭一样,响起在了汉江这一带,声音似海浪的起伏,动荡不休,来荡。

声音如此之大,清晰入耳,惊动了大船上的夏南,让他连忙走了出来,来到了船板上,遥看对面。

知道这个世界,大明国所在的东方,东海之上,有无数的小岛,小岛上有无数的国家,但是,夏南还真不是,这个世界上竟然也有扶桑国。

青年是扶桑国的高手,让夏南意外之时,心中不由慎重了一些,双眼不禁一亮,看向了对面的柳生不二刀。

在夏南慎重打量柳生不二刀的时候,对面小船上的青年,依然淡定的站在船上,见汉阳帮这边根本没有反应,不由双眉一挑,再次高声喊话。

“扶桑浪人柳生不二刀,前来大明挑战高手,对面可有高手,如果有的话,可敢和我一战。”

这个柳生不二刀,倒真是执着,看来是不和人交手,是绝对不会罢休的,拦在前面,肯定是不会让路的。

这种状况下,也只有应战了,但是,怎样一个章程,大家都不敢胡乱决定,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夏南。

数次的敲打和手段,终于让汉阳帮的高层开始正视他了,如今,不管是谁有什么动作,都必须正视一下夏南的意见。

看到这些人的反应,夏南微微点头,总算有点满意了,遂朗声说道:“既然这位扶桑人想要领教一下我们的手段,咱们自然不能让他看扁了,谁想上去和他交交手。”

“帮主,我来。”

一名中年人出列,向夏南请求道。

夏南向中年点点头,微笑道:“好,既然牛兄弟想要一试身手,我准了。”

中年牛上房是一名先天罡气境的高手,以他的修为和实力,在汉阳帮中,是可以排到前二十的。

以前,牛上房是韩登岳的心腹,甚至,上次还参加过围杀夏南,韩登岳算是准备了天罗地,一定要将夏南斩杀。

可没想到,夏南突然爆出了极为强大的力量,不仅保全了自身,反而将韩登岳给斩杀了,其中出人意料之处,十分难得。

斩杀了韩登岳之后,夏南被推上了汉阳帮大当家的位置,牛上房想要求生,只好投到夏南麾下,成为其麾下的小兵小将。

不管怎么说,牛上房都是一名先天罡气境的强者,愿意投靠自己,在手底下实力级缺乏的时候,夏南是不可能拒绝的,所以,就合作愉快了。

投入夏南的手底下,尽管一直以来,夏南都没有说些什么,对待牛上房也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但他依然觉得压力山大啊,这就是作为一个降将的不安。

一直以来都比较不安,一直提心吊胆的,牛上房想过,自己是不是要立下一个功劳,让夏南对他另眼相看,保全自己。

一直都没有这样的机会,没有想到,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在这一次返回汉阳湖的过程之中,竟真的遇到了可以立功的机会。

牛上房想立功都想疯了,一直没有这样的机会,这一回好不容易有了,别人还都抢不过他,若不好好珍惜,真是天打雷劈啊。

“汉阳帮牛上房,来领教高招。”

牛上房一声大喝,身形从大船上跃出,横跨长远的距离,像腾飞一样,向着柳生不二刀杀去。

牛上房的轻功还是不错的,十分之了得,那叫一个厉害,一闪身之下,便杀到了柳生不二刀的头顶之上。

到了柳生不二刀的头顶上,牛上房出刀,强横的先天真气,全部涌入了长刀之中,让长刀之上,延伸出了凌厉的刀芒。

长刀上的刀芒,凌厉到了极点,一刀斩下,斩在了空气之中,产生了剧烈的破空之声,惊人无比。

一刀向下斩出,产生了强横无比的破空之声,在这一刀之下,一般的先天武者,绝对会一刀两断,死无葬身之地的。

柳生不二刀敢从扶桑国来到大明国,跨越了不知多么浩瀚的广阔空间,一直无事,说明柳生不二刀确实是高手,一等一的高手。

这个念头,在海上行船,还是十分危险的,稍有不慎,就会落个船毁人亡的下场,柳生不二刀乘着这样的一只小船,都敢跨海而来,实力之强,可想而知。

在牛上房出刀之时,柳生不二刀也出刀了,细长的武士刀陡然出鞘,带起一抹明亮到了极点的刀光,当天形成一线光芒,向上一斩。

只一斩,天地失色,汉江之上的风浪,似乎都受到了影响,本来还是比较平静的江面,一下风起云涌,动荡而起,惊起了滔天巨浪。

一刀之下,竟有天地失色,日月无光的力量,可见柳生不二刀的这一刀,确实强横到了极点。

“叮!”

长刀冲天而起,与牛上房斩下来的一刀碰撞到了一起,刀尖与刀尖相撞,以那一点为中心,强横的力量风暴扩展而开了,形成了一道道狂暴的风浪。

双方交击而产生的风浪,乃是刀气形成的,强横的刀气,以一种席卷四方的力量,扩散而开。

站在不算远的地方,夏南看着前方的交手,以他修习过明目心经的目力,自然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二人交手的一切细节。

在双方刀尖交击到了一点之时,夏南分明看到,柳生不二刀斩出的刀气,盖过了牛上房的刀气,将之压在了下风,双方的刀气一碰撞而上,牛上房的刀气当即节节败退。

节节败退,一退再退,这个过程确实是渐进的,但是,真正用到的时间,其实只有一瞬。

短短的一瞬,柳生不二刀的刀气,已经全面压过了牛上房,强力之一剑,将之斩飞了出去。

不管怎么说,牛上房好歹是一名先天罡气境的高手,一身实力,在武林中也属于高手一个行列了,不管走到哪里,都不容被忽视。

在汉阳帮之中,牛上房更是高手中的高手,除了夏南之外,其他人能够稳赢他的,也没有多少。

但是,这样的存在,在柳生不二刀的手中,却连一刀都没有接下,直接被其一刀斩飞,身形抛飞的过程之中,竟然已经吐血了。

柳生不二刀倒不愧了他的名字,对付先天罡气境的武者,只出一刀便可,竟然不用出第二刀,实在是够厉害的。

不知是柳生不二刀一生下来,他父母就给他取了这个名字,还是挑战天下之后,别人给他取的名字,或者是自己改的名字,倒是很形象。

可以做到这种地步,一刀劈退牛上房这样的先天罡气境武者,柳生不二刀的实力恐怕已经趋至了宗师境。

第二章送到。未完待续。

...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口碑怎么样
武汉市第八医院预约挂号
石家庄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青海看妇科去哪个医院
上饶妇科医院那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