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荷塘】相思掌,冰魄剑(小说)_a

2020-01-16 18:57: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

相思掌、冰魄剑

层峦翠,西子醉。

杨柳障苏白,断桥游新贵。

烟雨重楼说氤氲,

王谢堂前燕,斜阳带余晖。

武穆前,奸佞跪。

风波莫须有,魂断山河碎。

杭州岂能梦汴州,

瓦舍勾栏内,歌舞不须归。

——茶轩主人祭奠

自从凝寒剑在杭州城将胡家四个废掉武功之后,急急赶回住所,托朋友将家人送到太湖碧螺香榭,而自己继续在杭州城附近滞留。

在她看来,临安府肯定会派遣捕快前来的。

而她,本是嫉恶如仇之人,这番受了如此的侮辱,虽然已经出了自己心中的恶气,但总是觉得不舒服。

因此,对胡家的情况也作了比较深入的调查。

让她吃惊的是胡家的背景竟然是权相韩侂胄的得意门生钱麻五,这钱麻五近年来接着权相的势力,排除异己,残杀同僚,特别是理学精英之辈,手段残忍毒辣,像历史上的周兴和来俊成。

自从权相韩侂胄将赵相和理学精英驱逐出朝廷,还大搞“庆元党禁”,使得朝廷民心尽失。

钱麻五秉承其老师的意志,坚决排除异己,为权相网罗了不少黑道恶人,为其党羽。这胡家就是其中之一。

看不惯这些朝廷权贵借改革之名,达到排除异己,集权于一手的卑鄙用心,特别是对理学门人的迫害,无不用其所极。所以嫉恶如仇的她,竟然想做点事情,这也造就了后面的一系列的遭遇与感慨,此是后话。

这天,凝寒剑打听到胡家的地牢里关押着三位被权相韩侂胄迫害的理学追随者,本来是要今日送至大理寺的,现在胡家四个儿子突然被人废了,所以才使得三人还没来得及转移。

等到天黑,凝寒剑草草地吃了一点东西,来到熙荣客栈,要了一间上房。

“小二,没事就不要上来了。”在打水梳洗之后,凝寒剑便关上房门。

熙荣客栈离胡家不远,在窗格看去,庭院里还是很清楚。

胡家这些年一直在杭州城经营,家底殷实,所以总是灯火通明。

不远处,还有一家瓦舍。这瓦舍是宋时民间的娱乐场所,俗称“瓦舍勾栏”,最大的瓦舍可容纳几千人观赏娱乐。

虽然北方的金国一直虎视眈眈,但士大夫和普通市民似乎觉得与其无关。“难怪诗人哀叹,‘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吹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凝寒剑不禁暗自感慨。

想当年,岳武穆挥师北上,郾城大捷,会师朱仙镇,剑指汴州的时候,是何等威武。只可惜十二道金牌,风波亭的“莫须有”,真是自毁长城啊!

随后的韩世忠、刘光世等,也是被秦桧老贼夺了兵权,那些老英雄也是空有壮志,无力回天,余恨难消!

眼看着现如今国力逐渐强大,可惜又是遇到这样的权相,英雄志士也是报国无门。

想到这里,凝寒剑已经是无限惆怅。她看看天色,已经是亥牌时分,便转身换了一身黑色的夜行装束,乔装成青年男士,带了兵器,从屋顶出去。

这杭州城的瓦舍到这个时候方才散场,每天都是卯时便开始,直到亥时结束。这个时候正是比较容易混入胡府的机会。凝寒剑借着夜色渐渐浓重,几个腾挪,悄无声息地进入了胡府的后花园。

南方的建筑格调,往往是白色墙体,青黑色瓦楞,院落重重。

后花园的假山四周是竹林掩映,躲藏于内,借着夜色,非常不容易被察觉到。何况凝寒剑的武功的确是不弱,纵使护院家丁不少,想要发现她,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再加上她的体型纤小,藏起来更不容易发现。

就在凝寒剑认为自己的藏身之所还不错的时候,有两个人走了过来,听得出来脚步有点沉重,看来是两个护院家丁。

她暗自思忖。为了不打草惊蛇,还是屏住呼吸,等待时机。谁知道,这两个家丁就在她的身边停住了,与她仅隔着一座假山。

“大奎哥,你说是什么人那么厉害,能在眨眼功夫就把四位公子给害成这样?”

“谁知道呢,看来是非常有来头的对手。”被喊作大奎的家丁压低了嗓子,

“听说老爷已经和胡大人以及相爷报告了之后,昨晚相爷已经派了十二铁甲和几位高手前来保护,正在前厅和老爷商议呢。”

“那四位公子的事……”

“老爷当然心痛,但相爷那边的事更重要。而且,如果对手是来寻仇的,肯定还会来的,老爷就等着他送上门来好报仇呢。胡二,我和你说了,一定要保密啊,不然都是掉脑袋的。”

大奎提醒被唤作胡二的家丁。

“大奎哥,你不说我也知道,这事哪能在外面胡说呢?我们还不清楚老爷的脾气?”胡二低声回答。

“谁?”叫大奎的家丁突然大喊一声,“不要鬼鬼祟祟的,既然来了,就现身吧!”

凝寒剑不禁瞎了一跳,自己居然被发现了?难道对方的脚步是假装沉重?

她拔剑在手,正准备从假山背后出来,却听到一个男士的声音。

“大爷我早就来了,等着看你们说什么呢。有什么好藏的呢?”

两个家丁刚准备呼唤同伴,却突然像被什么卡住了,声音变得嘶哑。

原来是一位青衣男子,背上背着一柄剑,显得古怪。而他的两只手已经将两个家丁的脖子捏住,提了起来。

“想活命的话,只点头或摇头就行了,有半点不实,我不会仁慈的。”青衣男子声音低沉,但一字一句,非常清晰地传到了凝寒剑的耳朵里。

“说,陈善长、于灏、李清颐三位大人可是关在左边的别院?”

两个家丁已经是命悬一线,拼命地点头。两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被对方轻易地捉住,还是提起来的,可想而知对方的武功之高,自己想都不敢想,为了保命,还有不配合的?

“是在地牢里吗?”

大奎和胡二只有点头的份,因为对手实在是厉害,对胡府的地形和情况显然了若指掌。

“是十二铁甲在那里看守,是吗?”

两个家丁眼睛瞪得大大的,除了点头,看来的没有别的选择了。

“那好,我也知道你们两个平时做了一些坏事,但还不是丧尽天良的那种,留住你俩的小命。记住,以后让我知道你俩的情况,别怪上天无好生之德了。”

说罢,将两个硕大的汉子扔到了院外。两人摔在地上,面面相觑,对方如若要自己的命,简直像捏死蚂蚁一样简单。想到这,爬起来没命地跑了。

“我去前院,对付那三个奸相派来的高手和胡思泰,注意十二铁甲都不是泛泛之辈,小心了。”

说完,只听得一声轻啸,人影早到了前院。

凝寒剑不禁惭愧,这分明都是对自己说的话啊,对方什么时候来的,是什么样子自己都不知道,刚才还在暗自庆幸,原来自己的行踪早在别人的眼里了。

她脸嗖的一下红到了耳根。但既然是友非敌,先救人要紧。

没想太多,凝寒剑纵身向左边别院而去。

(二)

桂华堂

青春生华发,

郁郁欢寡,

信马江湖无牵挂。

身似飘萍处处家。

天地无涯。

知音醉一回,

洗尽尘沙,

最可怜相思树下。

凄凄然一地黄花。

苦了落霞。

夜色已是很深,但胡府的几处别院还是星星点点。

凝寒剑几个起落,直奔左边的别院。游动的家丁,就像来去的萤火虫,全然不觉。这个别院是两层的瓦房。正门悬挂一个匾额,写着“桂华堂”。

南宋人,已经到了一种无法解释的地步,虽然大字不识几个,但也要装出书香门第的范儿来。虽然是党禁期间,朱熹的社会影响力还是非常明显的,这也是韩侂胄一定要搞党禁的原因。

门开着,里面人影绰绰。十二铁甲分坐两排太师椅,几个家丁来回穿梭,好像是上夜宵了。凝寒剑看了一会儿,发现没什么动静,里面的人也是不出大的声音,心里不禁思忖着,十二铁甲,还有进出的家丁,怎么就这么安静呢?看来是这十二铁甲非等闲之辈,组织纪律太好了。

她突然想起了那个青衣人说的话,看来对方已经是算准了自己能够应付。于是仗剑而出,也不管什么,直向大门而来。

坐在椅子上的十二铁甲并没有因为有人闯入而反应,几个正在忙碌的家丁放下手中的东西,马上围了上来。

“大胆狂徒,竟然敢夜闯胡府?活得不耐烦了?”四个大汉马上挥掌上前。

凝寒剑也不答话,剑气横扫,她根本就像没看到面前的手掌,直接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四个人已经是无臂人了。

“是她!就是她!就是害了四位少爷的那个女魔头!”四个家丁不约而同的喊了出来。十二铁甲闻声忽地一下,马上组成了一道黑色的幕墙,横亘在凝寒剑面前。

这十二铁甲,非常古怪,身穿一样的铁甲,连兵器都是清一色的钢斧。这十二个人,做什么都是同进同退。平常的生活起居,他们也从来不分开。因此,对付敌人,不管是千军万马还是孤身一人,他们不会讲什么江湖道义,总是一起上。

面对着身穿铁甲的十二个大汉,凝寒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一种威压。她的剑开始有些颤抖。

十二铁甲似乎察觉到了凝寒剑的细微变化的心理。毕竟是久经沙场的杀手,他们迅速分成四排,每排三人,想把凝寒剑围在中间。凝寒剑很快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她看得出,十二铁甲忌惮她手上的剑。一道剑影连同娇小的身躯向正面的三人扫去,正面的三人急忙挥斧迎接。三人都有千钧之力,似乎斧影之下,肯定是血染桃花。

谁知道,这是凝寒剑的借力之道,她借反弹之力,转身迅速挥剑向身后的三个铁甲大汉劈来。这一招果然奏效,三个铁甲大汉还没反应过来,本来是打算正面的三人接住凝寒剑,他们从后面发力的,结果正是这一发力,使自己失去了反应的时间。边上的一个铁甲大汉被凝寒剑劈倒在地,钢斧也哐啷一声掉到了地上。她不敢懈怠,剑光更快,因为知道如果缠斗下去,对自己没有半点好处,结果可能自己会被活活累死。在最快的时间,她迅速解决了从后面偷袭的三人。其他三个队迅速围成一圈,还是要围住凝寒剑。

这次,当凝寒剑再次向前攻击的时候,后面的不再急于出手了。但他们又算错了,凝寒剑料到这群铁甲人不是正常思维的人,头脑非常简单。试想,一群正常的人怎么会如此整齐划一的生活习惯和思维习惯呢?必须是在特殊训练下,才会有的结果。

在当时,社会上有许多救济收养孤寡病残乞丐的福安堂,这些人都可能来自那里。可惜了社会的救助场所,到成了一些又目地的人的兵站。

凝寒剑饶是倾尽全力,击杀了六个铁甲大汉,自己已经是香汗淋漓。这些铁甲大汉的蛮力还是让她迟到了苦头。看到其他的几位,血亮的锋口隐隐带着了血丝。凝寒剑的手臂和后背,已经绽开了几道血口。铁甲大汉是丝毫不会给凝寒剑喘息时间的,他们近似疯狂地连续挥舞着钢斧,继续向她劈来。眼看着凝寒剑体力有所不支,出剑的速度明显慢了许多。剩下的六个铁甲大汉嗷嗷叫着,他们似乎有着使不完的力气,钢斧得虎虎生风。一道寒光从铁甲大汉的背后划来,一下劈倒两个。

青衣人突然的出现,凝寒剑精神一振,剑锋顿时有了生气。两个人很快就将剩下的四个铁甲大汉解决掉了。

凝寒剑正要开口询问,青衣人到是先开口了:“多谢阁下鼎力相助,不知阁下是因何而来?好像在下并没有邀请你啊?”

凝寒剑本来准备道谢的,她本来是火爆的性子,听青衣人如此一说,顿时火冒三丈:“好像阁下是什么人物似的,本姑娘想来就来,关你什么事情?”

“呵呵,”青衣人不禁一笑,自己也觉得失言了,“对不住了,原来是一位姑娘,在下眼拙。”

“哥哥,人已经带出来了,你看怎么办吧。”一位小姑娘从桂华堂里面带出来三位老者。

青衣人连忙上前,拜倒在地,“几位大人受惊了,恕在下晚到之罪。”

“多谢壮士救命之恩,怎还能怪罪于你呢?快快请起!”三位老者连忙把青衣人扶起。

“诶,老头,可是本姑娘救的你们,还没谢我呢,怎么就先谢他了?”

“无忧,怎么能对几位大人无理!还不谢罪?”青衣人连忙喝止小姑娘,

无忧姑娘撅起小嘴巴,“本来就是我救的他们嘛。哥哥你老是欺负我。”

三位老者呵呵一笑,“壮士,你的确不能责怪无忧姑娘,我们理应谢谢她的。”

“三位大人,请恕晚辈对小妹教导无方之罪。万望大人海涵。”

“壮士说哪里话,我们三人也不是食古不化的老古董,无忧姑娘的确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啊,你还是要责怪,我们几个老脸就没处搁了。”

“三位大人,此地不宜久留,还是早早离开,到安全的地方叙话为好。”站在一旁的凝寒剑上前打揖。

“也好,不知壮士要将我等带到何处?老夫陈善长和于灏兄、清颐兄听从安排就是。”

“无忧,是否已经将胡府清扫干净?”听到这话,青衣人转头问小姑娘。

“早已打扫干净了,不然还能让你在这里教训我啊?”无忧姑娘看来还在生气。

“待会儿和你理论。”青衣人瞪了一眼无忧,转身对凝寒剑说道,“姑娘可是与我们同行?”

凝寒剑倒是没了主意,是啊,自己是去哪里呢?本来就是贸然而来,被青衣人一问,现在还真有点不知所措。

“这位姑娘不是壮士一起的?”陈善长问青衣人。

共 29921 字 7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以南宋时期的历史为背景。那是一个风雨飘摇的时代,正直金兵入侵,国破家亡。然而,朝廷权臣们却置外邦侵略于不顾,排除异己,结党营私。在这个民族危机的时刻,江湖儿女挺身而出,于是,凝寒剑,司马岩,无忧这几位江湖侠义之士应运而生,他们为营救被陷害的忠良之士的经过,展开了一幅幅惊心动魄的江湖画卷。故事情节起伏跌宕,人物个性鲜明,打斗场面描写得极为精彩,武功路数更是奇中有奇,险中有险。小说的主要内容包含着江湖侠义,爱恨情仇,家国天下,抵御外邦等诸多内容。全篇以“相思掌,冰魄剑”的武功为线索,精致地刻画了极为江湖儿女的英雄形象,故事引人入胜,人物栩栩如生,读罢此文,犹如观看了一部精彩的动作大片。佳作欣赏,推荐阅读!【责编:梅雪有梦】【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6194 】

1 楼 文友: 2014-06-19 16:06: 8 感谢作者赐稿荷塘,荷塘因你而美丽!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

2 楼 文友: 2014-06-19 16:07:10 这篇小说以南宋时期的历史为背景。那是一个风雨飘摇的时代,正直金兵入侵,国破家亡。然而,朝廷权臣们却置外邦侵略于不顾,排除异己,结党营私。在这个民族危机的时刻,江湖儿女挺身而出,于是,凝寒剑,司马岩,无忧这几位江湖侠义之士应运而生,他们为营救被陷害的忠良之士的经过,展开了一幅幅惊心动魄的江湖画卷。故事情节起伏跌宕,人物个性鲜明,打斗场面描写得极为精彩,武功路数更是奇中有奇,险中有险。小说的主要内容包含着江湖侠义,爱恨情仇,家国天下,抵御外邦等诸多内容。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

 楼 文友: 2014-06-19 16:08:11 问候晨夕,祝你写作愉快,佳作连连!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

4 楼 文友: 2014-06-19 16: 7:19 欣赏了!不错的小说! 在清风徐来的日子里,捧卷诗词,斜倚在竹椅里,笑看流年……

5 楼 文友: 2014-06-19 19:27:59 祝晨风在荷塘写作愉快,佳作连连!!

7 楼 文友: 2014-06-19 20:56:22 好一个魂断山河碎呵,学习来迟了。 ( ()

9 楼 文友: 2014-06-20 08:52:54 惨淡的太阳,没有一点光彩,懒懒洋洋般地,斜靠在远远的山顶。寒冬的日子,空气冷得彻骨。空旷的原野,只听到 哒哒 的马蹄声音越来越远......欣赏问好!

10 楼 文友: 2014-06-20 09: 7: 2 祝贺精品!精彩无限! 有容乃大 多助则刚

小儿便秘怎么治
孩子胃胀气不爱吃饭怎么办
他达拉非作用功效
儿童吃的止咳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