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篡天 第五百七十四章 伏兵尽出

2020-01-16 23:30: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篡天 第五百七十四章 伏兵尽出

秦桧得到消息,更是加紧传讯给完颜昌,让其xiǎo心行事。

不过,完颜昌却是没有收到任何消息,金国也是没有收到南宋出兵的消息。

而完颜兀术,此刻已经带着十万大军,两万铁骑出发了,而完颜昌也受到金国的金熙宗的命令,原地待命,将大权交给完颜兀术,自己则是作为副帅。

金国在北方的兵力,已然是九万步兵,六万铁骑军。

不过,完颜兀术的大军要到达许昌,只怕还需要几天时间才行。

因为,大雪封路的缘故,北方的路更是不好走,更是有着不明人士悄悄偷袭自己,搞得完颜兀术自己都是烦不胜烦。

对方十分xiǎo心谨慎,打一枪,也不管会不会造成自己这些人伤亡,立马飞速离去。

而眼看着年关就要到了,完颜昌急。

完颜兀术更是急不可耐,而武林之中,许许多多的人也都盯着刘仁善这一块儿。

天下,也因为刘仁善而动了。

而南方,夏侯家,夏侯宇龙此刻正站在中央的广场之上,残酷的训练着五百个xiǎo家伙。

首先是陈涛、孙明、和李修,一个一个来,使出浑身解数和夏侯宇龙打斗,然后被夏侯宇龙以雷霆之势打得遍体鳞伤。

一开始这三个人都坚持不了多久,也就十数秒的时间,便倒地,遍体鳞伤,其余人更是不堪。

然后这些人一个个的被送到草谷那里,草谷亲自救治。

一天一次,他们能在短短的两个时辰之内恢复过来,龙大少可以保证他们的内伤彻底修复,草谷则是保证外伤。

这两个人配合起来,五百人的救治,也不在话下,毕竟他们的修为低,很好弄。

而这五百人,除了修炼之外,就是每天挨一次打,每天好生总结,总结如何坚持的更长时间。

日子,也就一天一天的过去。

而北冥家的人,损失太大了,将皇城的一些事情处理完毕,就匆匆回到了北冥家,却是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

而弑魂的红缨将消息传回那座神秘的山峰,红缨却是被撤了回来,那处地方也无人探查,而弑魂的动向也不明。

这也正好给了龙大少足够的时间去训练这些人。

而明州城也恢复平静,夏侯彰却是停止了准备物资等事物,好生训练家中子弟。

而弑魂派去北方的人,却是没有对着刘仁善开火。

因为,战争打响,上面传来消息,好生搜集北方的情报,对刘仁善的事情暂时不要妄动。

只要有战争,弑魂就会不惜一切,损失了那些杀手,倒是无足轻重。

而三天之后,完颜兀术终于赶到了开封城,接过完颜昌的统领权。

完颜昌也被派到了后方,而完颜昌带着人回到开封,立马悄悄回到金国,趁着国家兵力空虚,悄然的控制着金国朝政。

而完颜兀术看着那城池却是大皱眉头。

第一天,完颜兀术命士兵三面围城,一应器械开始攻城,同时暗中命水上船只开动,准备用火炮轰开西面的城门。

可是,不久之后,船只尽毁,自己的火炮还没有攻到城门,城门上的炮台就瞄准船只,一炮就是一个大窟窿,船只沉没,有的更是船只从中截断。

完颜兀术的打算就是,当先拿下许昌城。

而其他两个城池,根本不用考虑了,那两个城池的高度没有一个低于二十米的,同样有着纵深的可怕壕沟。

就算攻掉了长葛又如何,自己指不定要损失多少人。

而且攻打的时日也定然久,而现在缺的,正是时间,金熙宗已经震恐了,绝对不能让刘仁善发展起来。

因为完颜昌已经将那种短弩悄然运回金国了,一旦这东西大量出来,可以预见,装备到步兵上,那绝对是大杀器。

那一箭足以弄死几个骑兵,到时候骑兵铺开,成千的这东西来那么一两下,説不准就是一万铁骑死亡的局面,若是如此,那就足以动摇根基了。

而刘仁善还是和之前一般,四面死守,这一次在城墙之上的伤亡比却是达到了一比一的境地。

不过,刘仁善守得很好,更是不让完颜兀术上城墙。

而随着水路的受阻,完颜兀术也撤军了,更是深深看了城墙一眼。

这一天的攻城战,完颜兀术就损失了一万士兵,多数是被投石车和水路上的火炮干掉的。

完颜兀术也十分懂得作战,早就命令士兵们分散开来攻击了。

而连夜,完颜兀术却是悄悄命人一千人一千人的填着壕沟,同时让自己剩下的投石车连夜填补壕沟。

刘仁善只是象征性的命令士兵们弄几个投石车训练打击罢了,吩咐士兵好生把守,轮流休息。

第二天,完颜兀术面前,壕沟已然不见,完颜昌顿时命令大军加紧进攻,从早上打到晚上,城墙也开始出现了损毁,完颜兀术最后还是损毁了所有的投石车和楼车。

这一战,刘仁善损失了一万三千,完颜兀术却是损失了一万五。

作为守城战,达到这样的战损比例,也可见,刘仁善的士兵的实力还是很低下的。

刘仁善也没有着急,好生鼓励一番士兵,晓以大义,説岳飞将军的军队正在赶来云云。

而当夜,从长葛北上的密县,完颜兀术的屯田之地。

一队金国士兵慌乱地冲到城门前,用着女真语大喊道:

“快开城门,让我们进去!”

城上立马出现了一队士兵,为首的是金国的一位颇为稳重的将领,顿时紧紧盯着那位金国士兵用着女真语同样説道:

“你们是哪部队的?!”

“我们是完颜昌大将军部队的,完颜大将军在曲镇遭到伏击,请速速救援。

我们冒死逃脱出来,完颜将军陷入危急之中,快放我们进去!”

那名将领看到了那些士兵惊恐的神色和身上的血迹,顿时diǎn了diǎn头,听着这流利的女真语言,他顿时知道此事不假。

若是在以前的话,他还会怀疑此事,但是完颜昌在许昌大败,折损五万精兵,损失一万铁骑。

完颜昌遭到伏击,很合情合理。

所以他立马将城门打开,让这些慌张的士兵们进城。

而他却是没有发现,有着一百名士兵却是不同寻常,因为他们的衣衫严严实实的,混在人群之中,只是他没有发现。

而城门一开,远方顿时出现了一队五千人的骑兵,为首的大将一骑飞骑飞奔过来,身后的骑兵都是飞快的打着马儿,人手拿着一把大砍刀,飞速冲向了城门。

“不好,快关城门!

敌袭!敌袭!”

而那些逃进来的士兵,立马分出一百人,对着城门飞速破坏了起来。

而那另外一百人则是撕去自己的衣衫,顿时冒出了寒光闪闪的铁甲出来,戴上头盔,抽出大环刀,像铁塔一般组成战阵,将不断飞速赶过来的士兵一个一个砍倒在地上。

那些金国士兵顿时惊恐的发现,自己的武器对这些人无用,居然难以伤其分毫。

而那位守城的偏将一看不对,立马召集人群,命令张弓搭箭射击。

这下子,开始有着铁卫受伤了。

不过,这些铁卫像是铁塔一般死死守住城门,那将领一看前面的铁骑已然快到了城门,顿时飞身而起,带着士兵疯狂的冲向那些铁甲军。

有着那名将领加入,铁甲军也被那位将领击倒在地,然后一个个金兵冲上去,将人按住,拖回去。

不过,那些轻甲刀斧兵立马回返,和那些金兵进行着殊死搏斗,两方人都是全力疯狂的厮杀。

顿时,双方的人数骤减。

而那名将领更是急不可耐,两年怒吼,躲避过那些铁甲军的环刀,疯狂的用着自己的狼牙棒攻击,可是这两百人就是悍不畏死,死死将城门守住。

双方已是杀红了眼,而城中不断有着闻讯赶来的金国士兵。

而不多久,那五千骑兵终于来到了城门,那两百精锐已经之上下一百二十人左右了,他们一感受到骑兵靠近,为首的大将怒吼着:

“攻击!”

顿时,那一百多名士兵疯狂的攻击着眼前的士兵。

“恍!”

的一声,长枪一闪,那名将领顿时被扎穿,仰头倒地。

为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不断偷袭着金人的李显忠。

这次李显忠足足带上了五千骑兵,人都是精挑细选的,有着从刘仁善的老兵之中筛选出来的,也有着从哪些山贼之中筛选的人物。

而和李显忠一样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颇衡,在整个南京路带着人马四处流窜,一路只去村庄,将那些胆敢在村庄作恶的金国士兵击杀掉,并且不断聚集流民,向白虎山一带运送。

反正他们有着一万人,金国出击村庄,他们也有着眼线,四处分兵,又四处合兵,麻雀战打得金国那些士兵再也不敢在南京路攻击村庄了。

而李显忠带着一千骑兵,如入无人之境,冲入城中,遇上一队金兵,当先将将领几倍的人物击杀,随后疯狂的冲击。

而那剩下的四千骑兵也分出三千,一千人在城墙周围疯狂绞杀着那些金国士兵,而环刀铁甲军和剩下的刀斧轻甲军将城头上的人杀光,便带着自己同伴的尸体离去。

外面,有着人接应。

当夜,密县粮仓被付之一炬,完颜兀术在西北方向的粮草已然损耗一空。

李显忠并不停留,将城中值得烧的东西烧光,随后带着骑兵飞速退出城中,遁入夜色之中了。

第二天,完颜兀术收到消息,也是震惊的无以复加。

他也没有想到对方这么狠,而且实力这么强大,明显的完颜昌没有告诉他刘仁善还有着这样一队精锐士兵。

而完颜兀术顿时加紧攻城,同时传令完颜昌,加紧运送粮草。

如此又过了一天,完颜兀术黄昏时分鸣金收兵,让士兵们歇息下来。

当夜完颜昌也早已安排好了士兵们防守营寨,防止对方偷袭。

可是一夜将要过去,愣是什么事情都没有。

完颜兀术深思熟虑之下,断定了刘仁善已经是无力再派出人马进行袭营,而且自己有七万人马,防务早已经布置得如同铁桶一般,自然不担心刘仁善攻过来。

而经历了此番作战,士兵们也非常疲惫,第二天还得加紧攻城。

所以,探查到周围二十里都没有异状,直到深夜,完颜兀术也放下了警惕。

完颜兀术知道,对方的骑兵也只有几千人马,这也是刘仁善目前能够动用的最多的机动人马了,要是来袭营,那根本就是送菜。

所以,放下警惕的完颜兀术就在营寨之中沉沉睡去了。

而当夜凌晨三diǎn钟,刘仁善将三万士兵聚集起来,悄然分布在东城门方向,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而这时候,完颜兀术的士兵已经是疲惫不堪,许多人都睡去了,完颜兀术命令一位大将带着人好生看守着。

而此时,完颜兀术还剩下七万士兵,刘仁善的士兵们却是只剩下三万多了,这里面死去的人非常多,但是留下来的,却早已是精锐了。

当夜,刘仁善在凌晨三diǎn悄然将火光减弱,随后静静等待着什么。

而完颜兀术东边的树林之中,却是悄然出现一队队士兵,为首的大将拿着一杆长枪,悄然摸向完颜兀术的军营。

三里、两里、一里,“放箭!”

顿时火光冲天而起,营寨之中不断爆响着爆鸣声,顿时火光冲天。

完颜兀术立马被惊醒过来,顿时狂吼道:

“所有士兵速速起来,向中央军营集中。”

完颜兀术立即拿起武器,穿上衣甲,双眼赤红的冲出营寨。

而那五万士兵却是疯狂的冲向营寨,将营寨包围,然后几位大将破开营寨。

顿时,士兵们如同潮水一般冲入寨中,见人就砍,见人就杀。

贵州银屑病医院咨询电话
宜黄县人民医院
长春治白癜风医院
海口白癜风治疗方法
白癜风治疗苏州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