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武极狂潮第二百一十一章离开

2020-01-30 01:45: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极狂潮 第二百一十一章 【离开】

之前罗枫和其朝夕相处,又对青冥有着不一样的感觉,她的声音,自然是十分熟悉的。

不管是说话的口气,还有节奏,都可以说明这一点。

虽然已经打定了主意,和青冥只做朋友就好了,不过,只是冷落了青冥几天,她一转眼就跑去找了男人,还是让罗枫无比的难受。

在他心目中,那个热情,直率,只是偶尔会耍一点小性子的女孩,是非常可爱,也让他很有好感的,现在,青冥的美好形象,却是瞬间破碎了。

而且,她找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灰木家族的少主灰彦。

罗枫实在是想不通,当日,和灰彦之战中,她还曾经站在自己这边,鼓励自己,也正是从那时开始,自己对她的感觉,由普通的朋友,产生了别样的感情。

现在,青冥却是和灰彦上了床。

罗枫心乱如麻,即使头脑一向都很冷静,但此刻的他,已经无法正常地思考了。

灰彦笑道:“呵呵,那是当然,宝贝,被禁闭了那么久,我可是那么久都沒见过你了,日夜都想念着,现在不好好表现下怎么行呢。”

此时的灰彦,已经过了家族的禁闭期,尽管被禁止和青冥过于亲密來往,但少年人恋奸情热,始终无法按捺得住,更何况到了青冥的生日,于是灰彦找了个机会,偷偷地溜出來和自己情人私会。

不过,他找人约青冥的事,却是被一直监视着青冥的紫萱发现了,告诉了紫薇女帝,于是女帝今天带着罗枫來到这里,她不希望罗枫被青冥继续欺骗下去。

灰彦又道:“啊,对了,宝贝,你知不知道,前几天我去拍卖场给你准备生日礼物的时候,碰到了谁。”

青冥的声音有些慵懒无力,随意问道:“谁呀。”

“那个人族的臭小子。”

“罗枫。”青冥显然吃了一惊:“罗枫去哪里做什么。”

灰彦哼了一声:“还能做什么,当然是给你买礼物了,我倒是想不到,那小子竟然会这么有钱,拍了一块木玉,本來七十万金币就能到手的,但我一直抬价,那小子完全就是个蠢材,压根不懂价钱,最后竟然笨到用一百万金币买下,呵呵。”

“灰彦哥,你真的是坏死了呢。”

“切,谁叫他不自量力,和我灰彦抢女人。”

“他哪里配和你抢呀,灰彦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意,那个小子,就算是送我一座金山,我也不会稀罕的,至于灰彦哥,你随手在路边摘上一朵花儿,给我当生日礼物,我也是高兴得很,而且,今天晚上,你能和我见面,就已经是最好的生日礼物了。”

灰彦很是受用:“哈哈,宝贝,我怎么能那么吝啬,礼物我已经准备好了,虽然沒有那小子买的木玉贵,不过还是希望你喜欢,來,打开看看吧。”

“哇,好漂亮,灰彦哥,我一定会天天都戴着的。”

“……”

听到这里,罗枫的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

不是因为被自己冷落,青冥才去找男人的,从两人的这番话可以判断,他们早就认识,并且已是情侣,但青冥却是对自己虚情假意。

罗枫的心情,无比的苦涩。

我一直都以为,她是那种好女孩,却沒想到,她原來是这么虚伪的。

不过,她瞒着和灰彦的关系,存心讨好我,甚至做出倒追我的姿态,又是为了什么。

罗枫的疑问,很快就解开了。

灰彦又道:“青冥,青柏大公还沒从那小子身上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吗,我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青冥叹了一口气:“还沒有,那小子的戒心重得很,原本已经快要上钩了,近几天不知为什么,又冷落了我,唉,真是麻烦呢。”

这时,罗枫总算完全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青冥对自己这么好,并且故意勾引,只因得到了青柏大公的示意,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一些东西。

青柏大公财大气粗,就算是自己从兔妖村收获的那些金子,他也不会看得上眼的。

而比那些金子还要值钱的东西,只有,老疯子们留给自己的太古逆天决和力量奥义。

怪不得,他会那么热情,还留自己在大公府内院中,本來刚认识时脾气看上去很坏的青冥,却是在晚饭时就变了个样,对籍籍无名的我那么好。

青冥,也有很多次有意无意地多次问到自己心法和力量的名堂。

还有,在提到和木族议会团交涉的时候,青柏大公总是隐约其辞,他只是在拖延时间,希望青冥能够从我口中套出老疯子们的秘密而已。

我的经验,还是太少了,真的太过容易相信人了啊。

如果不是有着奥芙小姐今天带到这里,或许我会一直都被骗下去,也不知骗到什么时候。

不过,奥芙小姐,为什么会知道青柏大公和青冥的计划的呢,他们不可能那么容易透露给第三者知道吧。

看着奥芙,这个绝美的富家千金小姐,在罗枫的眼中,忽地变得神秘莫测起來。

或许,她并不是我想象中那么简单的人。

冲着她点了点头,罗枫道:“谢谢,奥芙小姐。”

“呵呵,不用,我们是朋友嘛。”顿了下,奥芙又问道:“罗枫,现在你有什么打算呢。”

大公府是绝对不能回去的了,而且罗枫也很心寒,于是他道:“这是个是非之地,我会立刻离开,奥芙小姐,再见。”

“呵呵,好的。”奥芙也不挽留,她的眼中闪过一丝耐人寻味的奇怪笑意。

罗枫,如果沒有意外的话,很快我们就会再见了。

大公府中,青柏大公刚刚听完了跟踪罗枫的几个手下的回报,他的眉头,皱得很深。

又是那个神秘的强者,他究竟是谁。

万林城中掌握着孢子植物能力的木族,不会特别多,会是什么人呢,为什么他三番四次地找上罗枫。

难道,那个人,也得知了罗枫身上的秘密。

不行,我得尽快下手,绝对不能让那些绝世强者的力量奥义落到其他人手中。

可是,青冥那边,据说近段时间沒有太多的进展。

看样子,是得考虑其他方法了。

挥退了几个手下,青柏大公在书房中冥思苦想,直到午夜时分,门被敲响了。

这时的青柏大公正是心情有些烦躁,被打扰的他很是不悦,厉声道:“谁。”

门外传來了一个怯生生的女声:“大公,我是曼达。”

“曼达。”

这是青柏大公安排去服侍,同时也监视罗枫动静的女仆,如果沒有什么特殊情况的话,她每隔几天才会向自己汇报一次罗枫的情况,但是,昨天曼达刚刚汇报了,现在却是再次在午夜过來,肯定是罗枫那边有不寻常的事发生了。

书房的门,自从打开,等不及曼达进來,青光闪烁,青柏大公已经到了女仆的面前:“是不是罗枫出了什么事。”

女仆垂首道:“是,是的,大公,罗枫先生,直到现在还沒有回來,我觉得,这有必要告诉你。”

青柏大公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什么。”

“今晚入夜时分,罗枫先生就出去了,我一直在等着,可是,到方才都沒有见着他。”

话音刚落,青柏大公已经失去了踪影,许顷,他就來到了青冥的居所之处,并且找到了青冥的侍女。

见到他的深夜來访,侍女明显有些惊慌:“大,大公。”

她的神态,青柏大公看着眼中,疑云顿生道:“小姐呢。”

“小姐她,小姐她……”

青柏大公的声音变得冰冷:“我再问你一次,小姐呢。”

侍女连忙跪下,手脚颤抖,因为她是青柏大公培养出來的,知道平日看上去很和善的大公,发怒起來相当可怕。

虽然是青冥的直属侍女,不过,青柏大公毕竟才是这里的真正主人,更何况他是青冥之父,侍女不敢再隐瞒:“小姐出去了。”

“去了哪里,和谁一起,又或者找谁。”青柏大公的声音极为威严,给人带來巨大的压力:“同样的问題,不要再让我问第二次了。”

看得出來,现在的青柏大公非常愤怒,即使是青冥交代过,但她也沒有勇气违抗,颤声道:“是自己一人出去的,不过她是去找灰彦少爷。”

“灰彦。”青柏大公气得脸色铁青:“我已经和她说过几次了,这段时间,千万不能再找灰彦,嗯,他们约会的地方,在哪里。”

侍女好不犹豫地说出了个地点,因为平时都是她帮青冥和灰彦进行联络,所以很清楚。

听到这个地点,青柏大公失声喝道:“什么。”

侍女吓了一条,只道青柏大公以为自己撒谎,连忙道:“大公,我不敢骗你,小姐真的是去了那里。”

青柏大公沒有认为她撒谎,而是,青冥和灰彦约会的地点,和今天自己的几个手下遭遇拦截之处并不是很远,而且据几个手下声称,罗枫走的方向,正是青冥私会灰彦之处。

这恐怕不是巧合。

难道是那个神秘的强者,故意将罗枫引导到那里,并且发现青冥欺骗自己的事,更要命的是,青冥可能不小心在和灰彦的谈话中,说了一些不该说的东西,让罗枫听到了。

这样的话,罗枫自然就发现了自己的目的,肯定不会再回大公府,甚至,立刻离开万林城都不是沒有可能的。

湘潭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首大医院戴红蕾
贵州白殿风治疗方费用
中山小儿白巅风去哪个医院好
陕西治疗癫痫病医院如何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