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北京与国际文物艺术品之都的距离

2019-11-09 19:41: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北京:与“国际文物艺术品之都”的距离

国际艺术市场,伦敦、纽约、巴黎三足鼎立,谁将是下一个国际文物艺术品之都?在10月末举行的第二届北京 中国文物国际博览会 人文北京 典藏世界 高峰论坛上,诸多文物收藏界专家、学者将希望寄托于北京。 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庞大的收藏与研究群体、多层次的文物流通和传播平台,作为中国首屈一指的文物艺术品展示、交流和交易中心,北京想要打造世界文物艺术品之都面临那些机遇和挑战?北京离 国际文物艺术品之都 还有多远?对此,《华夏时报》对中国艺术市场分析研究中心总监、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赵力博士进行了专访。 从群星璀璨到一枝独秀 《华夏时报》: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研究艺术市场,20年间那些变化让你印象深刻? 赵力:中国艺术市场区域中心的变化最明显。上世纪90年代初的时候,北京虽然是全国发展比较早的艺术品市场,但是那时候北京并没有形成一枝独秀的局面,也没有形成规模性的发展。南方的广州、深圳、上海甚至浙江地区同样具备很强的优势,可谓群星璀璨。而进入到2000年以后,大家就会发现相对于北京来说其它城市逊色很多,此时中国的艺术品市场的中心完全被北京所掌握了。 《华夏时报》:北京成为中国艺术市场的中心表现在那些方面? 赵力:主要体现在北京的聚合效应上。 从单体的画廊和艺术创作者来说,北京形成了画廊和创作者的聚集区,像大家都知道的798以及望京地区的草场地等艺术聚集区。公司化的经营也开始出现,聚合效应开始凸现。这样的聚合效应要比单体画廊更能形成产业化的互补和优势。北京画廊的成交率大概占到了全国75%以上。别的城市虽然也是模仿北京,但是这种模式的平移对很多地区是不适用也是不能完成的。 还有一个就是拍卖行。2008年和2009年两年全国十大拍卖行的成交总量占到了总成交量的60%左右,这其中注册于北京的拍卖行就有85%左右。北京拍卖行的发展速度和数量在全国都是领先的,而且全国规模性的增长力和发展的主要动力也是来源于北京。 《华夏时报》:也就是说与90年代的艺术市场相比,北京的地位有了明显的提升? 赵力:对。跟你讲个数据,2006年,中国艺术品拍卖的市场份额是全球第3位,中国成为 世界第三大艺术市场 。2009年,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占全球艺术品拍卖市场成交额度的比例从之前的7.4%增长到14.4%,这个增幅是非常大的。这个市场额度的增加,反映出来的就是话语权的问题。我们说,占多少市场份额,就和开公司,你占有多少股份一样,表现的是市场权利的增加。在整个一级市场份额增加的这一部分,我们做过相关统计,北京市场对其贡献率达到65%以上。北京的喜与悲 《华夏时报》:现在北京想要打造国际文物艺术品之都,你怎么看? 赵力:从整个亚洲甚至世界来讲,中国是成为世界艺术交流中心呼声最高的。东京和香港的经济都很发达,但是它们很难成为世界艺术之都。还有就是后来崛起的迪拜,虽然势头强劲,但是却缺乏文化底蕴。这样看的话,北京无疑是最有希望的。 《华夏时报》:为何讲北京比香港更具备成为国际文物艺术品之都的潜质? 赵力:好多人一直在讨论内地与香港艺术市场的竞争,北京与香港的竞争。香港因为税收优势、服务优势、汇率优势等金融性、服务性优势,它是胜出北京的。所以香港可能会是交易性中心,但是,有一方面它却不能取代北京,那就是交流性中心。北京在艺术文化方面的交流要远远胜于香港。从发展的角度来看,市场的影响力包括交流层面和交易层面两个方面的影响力。我不相信一个完全商业化的交易性中心会有更大的影响力,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的话,北京国际影响力的潜质是比香港要大的。 《华夏时报》:北京还有别的优势吗? 赵力:首先,中国已成为全球艺术品的重要买家,中国的购买力已经成为关注的中心。在这方面,北京的购买力也是至关重要的,除了私人的购买之外,还有机构,比如公共美术馆的购买力。据我们统计,北京是全国机构购买力方面最强的。这与北京艺术展览收藏机构多、金融机构多、大公司和大集团多有关系。未来如果国有机构的资金允许进入购买,这个潜力是很大的。 其次是综合资源的支撑。北京在这一块是很强的,比如说你要买一幅古代艺术作品,如果你之前没看过好的古代艺术作品,你拿什么标准去买?你有没有这个素质去买这个作品?在北京的话就不用为这个担心,比如之前说到的北京的画廊、拍卖行、古玩城等资源众多,还有美术馆、博览馆众多,在北京可以有大量的机会去接触这些作品。当然,资源总会有枯竭的时候,北京众多的艺术院校也为艺术市场提供了大量的生力军,新的资源加入就保证了未来发展的前景。 《华夏时报》:打造国际文物艺术品之都,北京是否存在一些不足? 赵力:未来的艺术市场是需要一个非常大的,整合力很强、结构优化的市场。但我们恰恰在北京市场甚至整个东盟市场看到了这些方面的不足:我们的结构性层次不清晰,结构优化不合理,一级画廊比较弱,博览会还处在一个刚刚发展的状态。所以艺术市场的结构优化应该成为下一步我们重点要解决的问题,不然很难抓住当前金融危机带给我们的良好机遇。 除此之外,北京当前的艺术品收藏是以中国艺术品为主,国际化程度不高。就如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副院长余丁说的,中国作为一个亚洲大国,没有任何一个亚洲艺术博物馆,综合博物馆里面也没有一个亚洲部,这是很不应该的。 后金融危机时代 北京的再出发 《华夏时报》:北京要成为国际文物艺术品之都还需要做那些努力? 赵力:国外的艺术市场里,政府的功能是通过激励性的政策,比如说免税或者减税的方式来刺激购买力,来激励大家的感和参与度。我们现在还有很大的欠缺。拿海关税来说,无论是拍卖还是其他艺术领域都会有所涉及。很多次论坛会议中我们都提到过,但是这个不是一个人或者几个专家就可以解决的,需要政府的整体协调和引导。 而且,最重要的是,在中国艺术市场的发展策略中,要从世界格局去考虑定位,而不是单纯从中国或者是北京出发。(政府或者机构)在制定一些解决方案时,需要系统性的、结构性的解决方案,而不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我们需要的是宏观的视野,更需要细节性的把握。 《华夏时报》:金融危机的爆发给艺术品市场,尤其是北京带来那些影响? 赵力: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的地方既是金融中心,同时它也是全球的艺术市场中心,它对于西方的艺术市场影响是很大的。通过我们两年的观察,发现西方艺术市场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衰落。这对于我们中国,尤其对北京来说是一个较好的发展机遇。所以我们的艺术市场会出现一个反向的增长,这是其他国家,尤其是受到金融危机严重影响的西方艺术市场大国很难实现的。 《华夏时报》:除了西方艺术市场外,以北京为中心的中国艺术市场面对的主要竞争者是那些? 赵力:中国作为新兴的艺术市场,会受到其他新老市场的竞争。比如我们要关注我们和东亚国家,比如日本、韩国的竞争关系。还有,我们要着重关注同样是新兴市场的印度,看看我们两个国家在发展过程中存在不同的机遇、不同的条件、不同的优势、不同的理念。还有一个就是中国要关注中东艺术市场。我们不要一味地沾沾自喜,要有忧患意识。在与别的新兴市场的对比之下,看看我们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实现最大的目标,达到我们期待的发展空间。 《华夏时报》:北京的国际文物艺术品之都要走的路,在你看来还有多远? 赵力:按照目前的发展趋势至少要5到10年,如果发展速度变缓的话,时间会很久很久。

动力
仪征体育频道
软件
分享到: